您的位置:江苏快3精准人工计划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我的彝族女友
我的彝族女友
第一次見到康蕾是94年的4月份,在成都某大學,那天學生會為我們這些骨干們舉辦了一場舞會,大約有百十來人,男比女多,為了消除大家的靦腆和羞澀,主持人提議先做一個古老的游戲—「豬八戒捉媳婦」。叫男同學都蒙上頭,去抓女同學,抓住的就是第一輪跳舞的舞伴,以后再交換跳。當主持人宣布這個主意時,立即引起了一陣哄笑和掌聲,給會場帶來了活躍的氣氛。


  我本來對這個不感興趣,但也只好照辦了,我把外衣脫下來,蒙在頭上,往舞場中間蹭了幾步就不動了,只伸出手來守株待兔。有些男同學卻是興致勃勃,循著女生的笑聲和叫聲,在場里轉著圈追逐??道僨嵊靨刺?,不讓人輕易抓住。


  當一個男學生直沖她撲過來時,她大步后退,不想卻退到了我的懷里,我雙手一抱,逮個正著。團委的張書記打趣說:「這真是無福之人跑斷腸,有福之人不用忙。徐賢銘站著不動,卻抓住了一個最漂亮的小媳婦!」我有些不好意思了,和康蕾交談了幾句,跳了一曲之后就分開了。


  這次大家都是逢場作戲,并沒有往心里去,事后不久也就忘記了。


  真正和康蕾認識是她來到我們校園廣播站開始的,她比我低一屆,我們都是財稅系的。我到現在都認為她能當上2號女播音員,肯定是走后門進來的。


  雖然她口齒清晰,音質很好,但是她普通話不標準,有點帶四川康定地區的口音。比如她說:「我家有四匹馬」就說成:「我家有四匹媽」。


  康蕾民歌唱得不錯,聲情并茂的,不僅可以唱「瀏陽河」,還能按李娜的高度唱「青藏高原」,最撕心裂肺處仍可以顯得游刃有余,實在令我刮目相看。


  她的皮膚是那種被高原陽光照射后的健康色,系著一條馬尾辮,身高有162CM,人長得嬌小玲瓏的,顯得青春而有活力。


  在大一的女生里面她是個既顯眼又不安分的人,那里有晚會那里就有她,載歌載舞,而且還和男生在一起喝白酒,屬于「人來瘋」性格的人。


  我對她這種性格的人來做廣播沒有什么好感,總認為她干不好,干不長。剛開始的時候我經常訓斥她,不和她開玩笑,甚至不想和她說話。她對我也很冷淡,也不愿和我說話,我們兩個人在冷戰中……后來分管我們的團委老師找我,說,康蕾是彝族,家在甘孜州貢嘎雪山腳下的九龍縣,他的父親是烈士,當初她的分數不夠,屬于特招生。你以后要多幫助她,要和她搞好團結……我聽了老師的話我很震驚,為自己對康蕾的態度很懊悔,十分同情她家的不幸。那次談話以后,我對康蕾有了很大變化,在對她嚴格要求的同時,在生活上也很關心她,為了讓她能安心播音,我主動替她打水,打飯,有時還施以小恩小惠,給她買辣椒醬,口香糖什么的……漸漸地她對我也不再冷淡了,有了笑容,主動和我這師兄說話。


  校園廣播員的生活和普通學生是不太一樣的,不用出早操,打飯不排隊,直接去窗口買飯,晚上不用上自習,把作業帶到廣播站去做。播音時間是:早6點半到7點半,中午12點到1點,下午5點半到7點半。編輯2名,播音員2男2女,大家一團和氣,干勁十足。


  我經常找話題和她聊天,天南地北,古今中外。有次她在做作業,我在旁邊說我們宿舍的笑話,把她逗的咯咯直笑。忽然她把筆一摔,轉過身氣乎乎的瞪著我,嘴角向上噴著氣,把額頭角上的一綹頭發吹了起來。


  「你怎么不寫了?」我問。


  「你不停的講笑話,我都抄錯題了,你真討厭?!顧目醋盼?,臉都氣紅了。我頭一次這么仔細地看她,驚訝地發現她長得真美。


  慢慢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上她了,只要是她沒來,我就會心神不定,左顧右盼,希望她快點出現,直到看見她來了,我焦慮的心才會平靜下來。


  相處幾個月后,我們由同學關系上升到了兄妹關系,她叫我「兔哥」,因為我屬「兔」;我叫她「俠妹」,因為她性格豪爽的像個女俠。那年我19歲,她是18歲。


  她那燦爛的笑容,率真的性格,充滿神秘野性的氣質,越來越吸引我。我一向對愛笑的女人沒有什么免疫力,尤其是康蕾那種笑起來很甜美又帶點傻氣的女生,她說到一些自己覺得有趣的事兒,總是還沒說完就自己咯咯地先笑起來,弄得我們一頭霧水,不知道她所笑何來,看著她莫名其妙的笑,我也情不自禁地跟著笑起來,笑什么不知道,但此刻的快樂是真實的。


  放寒假了,我走的時候向她要家里的電話號碼,說春節給她拜年。她高興地找紙找筆給我寫,還說了一句彝族話,我問什么意思?她表情夸張的說:「春節快樂!」我本想在她走的時候送她一下,后來聽她說她們一起走的有六七個彝族同學也就算了。我在回太原之前,去新華書店買了本名族風俗方面的書,想看看彝族的風俗,以備日后去九龍觀光。


  因為她和我說過她們縣是以彝,漢,藏,三種民族為主體的聚居縣。阿詩瑪就是彝族人??道俚哪蓋滓彩且妥迦?,她從小在姥姥家長大,她能說彝族話和藏語,我見過她穿彝族服裝照的像,她穿著繡有白花邊的紅上衣,下穿紅色百褶裙,頭戴白色紅花的圓筒帽很漂亮。


  大年初一上午我給她家打電話,通了好長時間沒人接聽,我想也許是家里沒人,就在我要掛的時候,那邊接了起來。


  「喂,你找誰?」一個中年女人甕聲甕氣的說。我在電話里說:「您好,阿姨,麻煩您給我叫一下康蕾?!溝緇襖鎦心昱宋蛻推乃擔骸覆宦櫸澄揖褪??!菇幼啪褪強道俟拇笮?。我喜出望外,在電話里說:「你好煩哦,瓜娃子(四川話傻子)」她邊笑邊說:「你簡直腦殼有包,連我的聲音也分辨不出來?!購罄次椅仕旰取缸啤孤??她說「喝啊,天天會有人來叫的?!刮矣治仕改慊還孤??」她遲疑了一下說,「什么童裙?」


  我說:「你們彝族姑娘不是到了14歲就要換童裙嗎?然后可以自由戀愛,家長不能反對的?!刮姨剿貲甑匭ψ?,說:「我不知道」。


  過了正月十五,我們都返校了,又見到了康蕾,她沒提起換童裙的事兒,我也不好意思再去追問。


  校園里的大喇叭又開始廣播了,能和她在一起的感覺真好。


  開學第三天,康蕾和她宿舍的一個女生吵了一架。原因是她的幾個老鄉到她宿舍來看她,他們還喝了些酒,老鄉人走后。那個女生就說她的老鄉「土」,沒禮貌等等。


  她們宿舍的幾個女生勸了她一個多小時,才讓她壓住了怒火,打消了她搬出那宿舍的念頭。


  那晚9點多鐘,播音室里就剩下我們兩個,我正坐在床上看(稅法通史),她一邊整理明天要放的歌曲磁帶,一邊和我這個「知心大姐」聊天。


  「兔哥兒,你說我有什么缺點,讓別人看得怎么不順眼?」康蕾問我。


  「你的缺點主要是喝酒,女孩子酒后失言,酒后失態,讓別人瞧不起的,把酒戒了吧,我爸說過,喝酒能把人喝傻了?!刮彝芬膊惶У乃?。


  「那不行,彝人待客貴在酒,無酒不成敬,無酒不成禮,地上沒有走不通的路,彝家沒有喝錯的酒。我只同我的朋友喝酒,關她什么事?」「那要這么說,你就沒什么缺點了,和正常人一樣了?!刮宜?。


  「哎,兔哥兒,你說我有什么優點呢?」康蕾又問。


  「咱倆合作了這么長時間,我還真沒發現你有什么優點,也和正常人一樣?!刮銥嫘Φ廝?。


  「今天本姑娘不高興,你小心我揍你啊。再想想,我有什么優點?」康蕾正色的說。


  我想了想,抬起頭說「阿木熱次馬扎?!梗ㄒ陀錚耗閼婷覽?。)康蕾一楞,說:「你怎么會說彝語?你怎么會知道換童裙的?」我故裝深沉的抬頭望向天花板,不予回答。


  「你去死?!箍道倏醇也煥硭?,急了,像個母豹子似的撲了過來,她的雙手卡住我的脖子,我的后腦勺重重地碰在墻上。


  「說!你到底是哪里人?怎么會說彝語?」


  我被碰得頭暈眼花,吃力地說「你知道的,我爺爺是四川德陽的,你說我是哪兒的人?我就現學了兩句彝語,女俠饒命?!埂改閽偎盜硪瘓??!埂肝?,我不能說,那句殺傷力太大啦?!?br />

  「你個龜兒子,不說我掐死你?!?br />

  我感覺情形不妙,康蕾真的往死里掐我了。


  我大聲說:「依阿卡都里古!」(彝語:我愛你 .)康蕾的臉一下紅了,手松開了,她臉上有點想笑的意思。


  我馬上彎下腰蹲在地上咳嗽個不停,咳得上氣不接下氣,咳得臉紅脖子粗。


  「你這丫頭下手太重了,真不象話?!刮乙槐嚦人?,一邊對她說。


  康蕾抱著幾本書走到我跟前,說:「是依阿卡木里古!傻瓜?!顧低昕┛┛┑匭ζ鵠?,高興地走了。我頭一次領教了康蕾野性的一面。


  當時我們學生的課余生活分三大派:1。研派,準備考研究生刻苦學習的一派;2。麻派,有時間就打麻將的一派;3。拖派,派拖——談戀愛的一派。我想我應該屬于拖派。


  愛一個人的感覺,總是很美好,很單純的,我很幸運,自己的愛能夠得到回報,康蕾也很喜歡我。


  我們互相愛戀著,只要兩個人能見得到對方,哪怕一天見一次也會很滿足。


  初戀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憶,不含一點點雜質,像一杯新鮮的橙汁,酸甜可口……那時我經常騎車載著她去學校附近的杜甫草堂,那里竹樹掩映,小橋勾連,流水縈回,古樸典雅,我們當時最親密的接觸也不過是手拉著手散步。


 ?。玻吃攏玻橙帳強道俚納?,我聽她說過她從小就沒過過生日,我就準備讓她高興一次,未經她同意我就通知了她的4個老鄉和3個廣播站的同學,整個生日聚會由我一人策劃,開銷我出一半其余大家分攤,不再送生日禮物,大伙一致同意。


  我是那天傍晚在去飯店的路上才告訴她的,康蕾不同意讓大家攤錢,讓我取消了這次聚會。我不管她樂意與否,拽著她往青羊大道上的「七十二行名俗」酒樓走去。


  我倆上了二樓餐廳,康蕾一看見她的老鄉和同學們,發出了一聲不懷好意的尖叫,沖過去和女同胞擁抱和男同胞握手。氣氛出現一種汗地拔蔥般的熱烈。


  我拿過菜譜,前幾頁生猛海鮮直接翻了過去,我點的菜沒有一個超過20元的,「水煮魚」,「蔥爆羊肉」「夫妻肺片」等一共5冷7熱,1個湯,外加插著蠟燭的生日蛋糕。


  一幫窮學生吃得興高采烈,還喝了10瓶啤酒。大家紛紛稱贊我會點菜,以后能當辦公室主任。


  大家起哄開始了,有人說康蕾真有眼力,好福氣??;有人對我說你以后一定要對康蕾好啊,要不然我們一起去打你,不知那個混蛋說了一句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了,把我氣得要死。


  我記得康蕾的小臉蛋一晚上紅樸樸的。


  我邊招呼大家吃飯,邊拿著照相機給她們照相,其中有幾張康蕾吹生日蠟燭的特寫很棒,我至今保存。


  吃完飯,我們又去了附近一家卡拉ok歌廳。大家一致讓我致辭,我已經不記得當時說什么了,反正「??道偕湛燉?!」這句話肯定有,接下來我要獻上一首歌,歌名叫「戀曲1990」。


  大家一陣「噓」聲,「不要聽戀曲1990,我們要聽勁歌,要聽哥呀妹呀的情歌?!骨楦櫛也換岢?,后來我唱得是黑豹的Dontbreakmyheart,本人嗓子很好,聲音嘹亮,樂感十足,當時把他們都震住了,連歌廳老板都說「我就沒見過一個客人唱黑豹的歌有這位同學唱得這么好的?!勾蠹葉頰懦?,快把話筒搶壞了,有唱粵語歌的,有唱英文歌的,康蕾唱的是「一心只想跟你走」和「一條大河」。


  后來大家開始跳舞,是交誼舞。由于人多場地不大,我和康蕾被擠到了角落里,交誼舞變成貼面舞了。


  康蕾的下巴輕搭在我的肩上,隨著靡靡之音,扭動著身子,光潔的頸部優美地立在白襯衣的小翻領中,看上去楚楚動人。


  從歌廳出來大約10點鐘,大家都散了,我和康蕾走到了最后,我從口袋里掏出一串紅色和黑色相間的藏珠項鏈遞給她,她曾說過最喜歡藏珠項鏈了,我說這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。


  她拿著項鏈喜悅之情溢于言表,輕聲說了句謝謝,然后她把那項鏈帶到脖子上了。


  在路上,我第一次摟著她走,我發現身高174cm的男生找162cm的女生挺好,很協調。


  「你今天高興嗎?」我問她。


  「恩,沒想到辦得這么好?!顧ψ潘?。


  「那是,你不看看我是誰?」我頗為得意地說。


  「你想讓我更高興點嗎?」她不懷好意的看著我。


  「你想干嘛?」我問。


  「你猜呢?」


  我心里一虛,「不會是要喝酒吧?」


  「yes,你咋怎么聰明???兔哥兒?!?br />

  完了——我心里說。


  在一家小飯店,康蕾要了一盤涼菜,一瓶「尖莊」酒,兩瓶啤酒。


  康蕾說:「不許你耷拉著臉,你要讓我更高興的話,就陪我喝酒,要不你現在就走?!刮乙鄖暗尉撇徽?,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喝酒,剛才吃飯的時候喝了半瓶啤酒,也覺得沒難受,壯著膽子說:「俠妹,我是為了讓你更高興才喝的啊?!埂負?!夠哥們兒,你喝多少?」康蕾喜笑顏開地說。


  「一人一半?!?br />

  我倆幾乎沒吃菜,你敬我一下,我敬你一下,那酒真辣,還燒心??道俚牧成閑θ菡婪?,那是一種快樂的信息。


  我倆喝的很快,到最后我渾身發熱,腦袋發沉,眼睛也快睜不開了,但是心里還清楚。


  我很激動,一再對她表白當初我是怎么對不起她了,后來又是如何重新做人的,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,有種想哭的感覺……當康蕾發現我不對勁的時候,她已經攔不住我了,我又要一瓶啤酒,不讓她喝,就我一個人喝。


  結了帳,我出了飯店的門,一股冷風吹了過來,我打了個寒戰后,覺得天旋地轉,惡心想吐,一路上走幾步就得吐幾口,最后吐得都是苦水。


  康蕾一開始摻著我走,后來是架著我走,到最后我腿軟的走不動了,象灘爛泥似的坐在馬路邊。


  我對她說:「俠妹,你走吧,別管我了,我在這里躺一會就好了,我自己能回去,沒事的?!箍道偎擔骸竿酶綞?,我真不知道你這么大的個子一點酒量沒有?!顧鹽易鵠?,背上我一步一步朝學校走去,我雖然四肢不聽使喚了,但是腦子還清楚,我敢保證康蕾是一個人把我背回學校的,當時我體重是115斤。


  后來我用步丈量了一下她背我的距離——2300米。


  據事后門衛跟我說,康蕾把我背進校門時,她額頭上掛滿了汗珠,我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。是兩個門衛把我抬回宿舍的。


 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,醒來以后頭疼的厲害,口干舌燥,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。宿舍里的同學說我:「你以后可不能那樣喝酒了,嚇死人了,一晚上的哼哼?!褂懈鐾О閹業莨?,說「你先喝口水吧?!刮夜瞬簧蝦任剩骸縛道倌??」那同學說:「她一大早就來了,讓我們把你的外衣,褲子脫了,給你拿去洗了,還給你放了幾個橘子」。


  我喝了幾口水躺倒又睡了。下午5點多鐘,康蕾來了,她看見我做了個可愛的鬼臉,把給我洗好的衣服疊的整整齊齊,放到了床頭。


  宿舍里的兩個同學看見她來了,和康蕾打了招呼,都出去了??道僮轎業拇脖?,問:


  「你好些了嗎?」


  我有氣無力地說:「沒事了,有點頭暈?!?br />

  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小手上,輕輕地撫摩著。。 .


  「你哪來那么大的勁,把我從外面背回來?」我問她「我是屬牦牛的,個子不大耐力好?!顧ψ潘?。


  「看見我醉成那樣,是不是很心疼?!?br />

  「不是心疼,是覺得你可憐,所以……」


  「你挨得我近點兒坐好嗎?」我對她說。


  康蕾笑了笑,坐到我旁邊,說:「干嘛?」


  「嘛也不干?!?br />

  我把手慢慢伸到她上衣里,摸索著她光滑的腰部,康蕾沒有阻止我的動作,她拿起一本(遼寧青年)裝模作樣的看起來了。


  我是因為她才喝成這樣的,所以我覺得她應該給我些獎勵。


  當我的手向上摸她的乳房時,康蕾一下摁住我的手,正色地說:「不行?!刮宜擔骸肝尾恍??」她說:「我不喜歡?!?br />

  我一楞,說:「你是說不喜歡我?」


  她站了起來說:「你腦袋沒喝壞吧?我要去廣播站備稿了,7點鐘有我的播音,你給聽聽,多提見意啊,乖?!顧鹽業斃『⒆鈾頻?,在我的頭上拍了拍,走了。


  當初康蕾剛播音的時候,我經常跑到校園里聽效果,然后回來再糾正她的錯誤。


  自從和她談了戀愛后,我就顧不上去聽了。以前她播音的時候有時會吃字,朗讀的時候感情平平,聲音的感染力不夠。


  那天晚上7點的時候,校園里的大喇叭傳出了康蕾清晰的聲音,她讀了一篇散文,是一個大四的學生寫思念母親的文章,文筆很好,情真意切。


  康蕾的音質是不錯的,我聽完她的朗讀,總的感覺是:吐字清楚,節奏自然,語調貼切,打動人心。


  康蕾雖然是個嘴比腦子快,手比嘴還快的女生,但是在男歡女愛方面卻是很保守靦腆的,這實在是讓我難以理解:一個女孩子身上怎么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。


 ?。叢碌囊惶焱砩希保暗愣嘀?,在我送她回宿舍的路上,途徑一片竹林時,當時天黑四周無人,我把她拉進竹林里,我一把摟住她的腰,低頭想和她接吻。


  不料康蕾緊閉著嘴,頭左右亂扭,使勁反抗,像女大學生勇斗色狼似的,最后她趁我重心不穩之際,猛然一推我,我倒退幾步,一屁股坐到地下。她高興地咯咯咯笑著跑了。


  惱羞成怒的我回到宿舍請教大家,我該如何是好?我們宿舍一共6個人,大家情同手足,關系很鐵。


  「你先要摸她的耳垂,小笨蛋??!讓她很幸福!試試吧很靈哦!」小深圳說。


  「太弱了吧,這都要請教人?想怎么親就怎么親??!你找塊豆腐撞死算了?!勾蠊闥?。


  「先抱腰部,讓她對你有安全感后,再吻她,相信我?!拐暈鄧?。


  「反正我覺得前幾次你不應該顯示出你很老練,應該青澀一點,如果你很熟練的話,她會覺得你這樣吻過很多女孩,如果你和她一樣都很羞澀的話,應該在5次之后,你再……」眼鏡說。


  「呵呵都是高手啊,我的第一次吻就沒什么參考價值了,我什么都沒有做,是女友比較主動的。我沒有什么好的建議,祝愿你能早日……」班長說。


  「你們說得是什么?睡吧?!鼓且灰?,我失眠了。


  此后的十來天,我和康蕾在一起的時候,說的話越來越少,不是我小肚雞腸,是真的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我忽然發現一個道理:談戀愛如同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我倆之間開始說話有些客氣了,透著股生疏。


  星期天的下午2點多鐘,我一個人在廣播站里看書,康蕾推門進來了,小臉通紅,一見我就傻笑,從她火辣辣的眼神里我看出她喝多了。


  「你這會來這兒干啥?」我問。


  「我宿舍里太吵了,我來這里睡一會兒,今天我喝得太急了,有些上頭?!埂岡勖欽舛拿喝謾孤榕傘傅娜私枳吡?,看你還是回宿舍去睡吧?!箍道倜煥砦?,走到床前,拿笤帚掃了掃床,躺下就睡。


  我看她穿了件襯衣,怕把她涼著,就把我身上穿的雙面夾克脫下來,給她蓋在身上。


  又找了件床單疊起來蓋在她穿白色牛仔褲的腿上。


  大約5點的時候她醒了,面帶笑容地看著我說:「你衣服上的氣味很好聞?!埂負嗆?,男生衣服上的氣味都一樣——汗味??彀巖路垢?,我要走了?!刮葉運?。


  「你等會,我還沒睡醒呢,給我講給笑話?!?br />

  我想了想說:「那給你講個四川方言的笑話吧。


  有一天,在成都的大街上,有個小伙子騎著單車飛奔,但雙手卻揣在褲兜里,路過交警崗的時候被警察看到了。


  警察大叫一聲:「手掌好」 .(意為用手掌握好車把)該小伙抽出一只手,在空中一揚,說道:‘同志們好!’「康蕾咯咯咯笑著說:「你再講一個?!刮宜擔骸缸詈笠桓魴埃閡惶?,一位四川籍師長到女子獨立團檢查。


  在團、營、連三級干部動員大會上,他說:「今天,不看你們的臉(連)部,也不看你們的臀(團)部,專門檢查你們的淫(營)部?!愕么蠹液媒粽虐??!縛道俟笮?,露出潔白的牙齒。


  黃昏的夕陽把暖暖的陽光灑進廣播室,我走到床前彎腰拿蓋在她身上的衣服。


  忽然康蕾伸出雙臂摟住了我的脖子,說:「我不讓你走?!顧釙榭羈畹嗇幼盼?,然后一語不發的把臉靠了過來,漸漸閉上了眼睛,我便深深地吻了她。


  我抱著她的背部,先吻了她的上唇后吻了下唇,輕輕的吸吮她的唇部,康蕾的臉很紅象是在發燒,我把舌尖探到她嘴里和她的舌尖纏交著。她輕輕吮吸著我的舌尖,她的嘴里有一股淡淡的酒香,刺激的我眩暈迷醉。


  從初戀到熱戀來得這么迅猛,有些措手不及。只要有時間我和康蕾就相偎相依,情切切、意綿綿,似乎身邊的一切都消失了,存在的只有愛的熾熱和感情的陶醉。


  她脫去了乳罩和內褲就那樣


  一絲不掛,很平靜地把潔凈的身體展示給我看,那長發散在背后,飽滿結實的乳房如初綻的花蕾,挺挺地翹著女人的驕傲,淺紅的乳暈就像是一滴血灑在紙上,兩條修長的腿洋溢著雕塑感,身體勻稱得無可挑剔……我仔仔細細,上上下下打量了幾遍康蕾,她有點不好意思了,白皙膩滑的臉頰上飛上了一片粉紅,我把她抱到床上,分開她的雙腿,我看到她的粉紅色的陰唇……我把黑色的三角頭褲脫了下來,我的陰莖硬繃繃地向上翹著,像門小鋼炮。


  康蕾的眼神在我的私處飄過,顧作鎮定地說了一句:「丑死了?!顧煙ǖ乒亓?,屋里一片漆黑。


  我跪在她雙腿之間,把陰莖抵在她的陰部上,用力往力頂,頂了幾十下也沒進去。


  「你會不會?你頂到我的骨頭上了?!箍道儺∩ψ潘?。


  「你希望我會嗎?」我低聲回答。


  「當然不希望,你往下點?!?br />

  我把炮口往下點,又頂了十幾下還是沒進去。


  「哎,妞妞姆,好象你姿勢不對,你跪爬在床上?!箍道倭榍傻仄鵠?,跪爬在床上,還把圓潤的屁股撅了起來。


  我一只手扶住她,一只手把陰莖在她溫乎乎的陰部上蹭了蹭,在一地方抵住,使勁一捅,撲哧一聲,龜頭就進去了。


  「??!」康蕾一聲驚叫,往前一撲,趴在了床上。


  「你跑什么?我都進去了?!刮夷棧鸕廝?。


  「跑你個頭,你捅進我的肛門了,疼死了,今天不弄了?!箍道僭諍詘抵新裨棺盼?。


  我趕緊摟著她邊親邊哄了許久,一只手在她的陰部上小心翼翼地撫摸著,探索著,一會兒我感覺到越摸越濕潤,很油膩……「」哎,妞妞姆,您把臺燈打開吧?!傅屏亮?,我讓康蕾平躺著,雙腿彎曲大大分開,我用手指劃開她水滑的小陰唇,把龜頭頂在上面,慢慢往里頂,好象這里最軟。


  「恩,好象是這兒?!箍道俸熳帕嘲訓樸止亓?。


  我使勁捅了兩次也進不去,前面堵住了,怎么這么難進?我緊張的開始冒汗,我一直讓她放松,康蕾伸出雙臂摟住我的脖子。


  忽然一下頂進去了,康蕾的雙手緊緊抓住我的雙肩,指甲摳得我很疼。


  一個處男和一個處女折騰到半夜才完成了另人期待的進入。完事后,我看見康蕾跪在床上,拿一塊手帕擦拭床單上的落紅。


  「擦不掉的?!刮宜?。


  她沒說話把那沾有血跡的手帕扔到了地上。


  「哎,這可是寶貝啊,我得收藏好?!刮夜庾派磣影咽峙良衿鵠捶諾轎業某樘肜?。


  「剛才疼嗎?我沒聽見你叫???」我說。


  她說:「你過來?!?br />

  我穿著拖鞋走到她跟前,說「干嘛?」。


  她拽住我,在我的肩膀頭上狠狠咬了一口,疼得我忍不住慘叫一聲。


  「疼嗎?」


  我趕緊摟住她小聲說:「當然疼啊,乖寶貝,你要是想哭就哭出來吧,別憋著啊?!箍道倨訴晷α?,說:「我才不難過呢,我感到很幸福?!購罄次以諫撤⒌嫦旅嬲業攪四歉隼鍍と占潛?,我看到她寫著:如果他用不做愛就分手來索要我的第一次,那么他就讓我太失望了,我會離開他的。因為他不是真的愛我,他愛的只是性,慶幸的是他從來沒說過讓我失望的話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