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江苏快3精准人工计划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深夜的實驗樓
深夜的實驗樓
第一個故事發生在大二時,是有關於我與班花詭異的關系。


 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,當時已經十點多了,我并沒有回到家,而只能孤獨的面對著SEM,打著一片又一片的X-ray。


  都是該死的老師,期末考試突然改成報告,平常沒數據的我,根本沒資料上臺,只好趕緊做實驗,希望能趕出一點東西哀。教授學長今天都回家了,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里,所幸大多數的時間并不用等在X-ray室里面,還可以用電腦上網,不然等著一片要一個多鐘頭的X-ray真是會瘋掉。


  正當我上著風月尋找新色文時,外面傳來一些聲響,我心想:「這么晚了,研究大樓的門也關了,是誰會在這里???」基於好奇心,我走出實驗室,尋找聲音的來源,當我走到另一間實驗室時,里面傳來一陣聲響。


  這時我就發覺有點怪異,因為照理說今天只有我申請留校,基本上這整棟大樓應該只有我才對,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門,問:「請問里面是哪位?」里面并沒有人直接回答,而是傳來一陣「乒乒乓乓」的慌張聲音,似乎在收拾些什么,我又敲了敲門:「里面還好嗎?」「嗯……嗯……沒事,我……我出去了?!?br />

  說完,門打開來,一位研究生從里面沖出來,神色道是滿慌張的。


  「學長好,咦!學長做實驗???」


  雖然我這樣問,但打死我也不信,里頭一定有鬼,那間實驗室有的多是管制類的藥品,心想總不會是要拿去做啥壞事吧,但我總不能直接開門見山的問,只好找個臺階讓他下。


  只見那個研究生神情似乎松懈了一下,然后結巴的回答:「嗯……嗯……對啊,我……我有事,先走了?!顧低昃突琶Φ睦肴?。


  很明顯,這下子就露出了馬腳,明明這棟大樓12點就關了,他要出去個鬼啊,那么慌張定有問題。


  我好奇的走進去里面,首先當然事先檢查藥品,只見柜子都鎖的好好的,不像有動過的痕跡,不過我卻發覺實驗室里有臺電腦螢幕未關,手去摸了摸主機,還是熱的,很明顯是剛用過不久。


  「哼哼……原來學長是在用電腦,我到要看看是在看什么?!刮冶咚凳終ゴ蚩繚?。


  「咦!這里怎么還有一個紙袋啊,還有一片光碟……哼哼……看樣子……應該是……」我承認我并不是個君子,我有很強烈的好奇心,尤其最近有傳出某明星的自慰光碟,讓我對這片沒有寫名稱的光碟是更感興趣。


  當我離開時隨手將光碟帶走,心想反正等明天再交給學長,今天到要先看看里頭的內容回到了實驗室,我從紙袋里抽出那光碟,放進我的電腦查看,發現有些圖片檔和電影檔。


  我首先開啟圖片檔,干!這都是些性虐的的圖片。?。?!當我看到女主角的臉時,我真的嚇了一大跳,那竟然是我們班的班花——藝珍。


  藝珍是我們班的班花,也算是我暗戀的對象,160出頭的玲瓏身材,C罩杯渾圓豐滿富彈性的乳房,穿著十分火辣,有著一張像松隆子般的臉蛋,一頭及肩的長發,加上那白皙細嫩的皮膚,比例完美的雙腿。


  聽說她家境不是非常好,學費和生活費大部分都要靠自己打工賺來,但這似乎沒有影響到她的個性,待人和善溫柔,在班上,她總是被一群男生捧著,圍繞著,雖然有好幾次鼓起勇氣想過去搭訕,但總覺得比不上那些人,只敢躲在暗處幻想著她的身影,孤獨的打手槍。


  心想,這可是個寶貝??!


  我趕緊打開影片檔,入眼的是一幅令人血脈賁張的景像,一個燈光并不明亮的房間里,藝珍身上的衣服已被撕爛,乳白色的胸罩半褪在胸前,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暴露在兩個男人的面前,被撕碎的裙子仍掛在腰間,內褲已被丟在一旁,狼狽的在床上讓兩個男人狎玩。


  一個男的拿著跳蛋挑逗著藝珍的陰核,另一手則是用力捏揉著屁股,另一個人則是粗魯地蹂躪著那對小巧的乳房,并說著:


  「怎樣,爽吧?你這淫蕩的騷貨!」


  咦???這聲音不是剛剛那個學長嗎?
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不是……」


  在藝珍的聲音里帶著哭聲,是不愿意受到這樣的對待嗎?


  「哦?你下面的嘴可不是這么說喔!你聽……」另一人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插著那流出股股淫液的穴,發出「嗤嗤」的聲響,而跳蛋也移到菊花門刺探著挑弄著,當那人轉個角度時,哇靠!那不就是樓下的大樓警衛嗎?


  「不要……我不……不是……」


  藝珍很明顯的想擺脫他們的玩弄,那俏臀不斷地閃躲著,那白嫩修長的大腿被警衛孔武有力的大手扒開,那濕漉漉的密穴大剌剌的暴露在鏡頭前「哼!少在這里裝純潔了,媽的!給我好好的舔,搞不好把我弄爽了,今天我就放過你,要不然今天就把你這騷屄操到爛!」說完,警衛便將烏黑的陽具移到藝珍嘴邊。


  「不要??!我……嗯嗯……嗯嗚……」


  藝珍似圖反抗的將頭甩開,但那人卻一把抓住藝珍的頭發,強制的將他的肉棒塞入藝珍口中。


  「怎么!不會舔??!要這樣啊……」


  警衛抓著藝珍的頭發,兀自擺弄著,藝珍因受到疼痛而流下淚來。


  此時學長將藝珍身體翻轉過來,抓起那渾俏的屁股,從后面對準陰穴用力挺了進去……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

  正在被強制做著口交的藝珍,只能發出痛苦的表情,看到這樣香艷刺激的畫面,雞巴當然是直挺挺的,但我卻心中卻不由的想:她是不會咬下去喔?


  「干!剛剛不是濕的嗎?怎么現在這么快就沒出水了??!」學長不滿的抱怨道。


  「唉喲,給她涂點藥不就好了,順便試試我買的新藥?!顧低昃濫昧艘還尷袷僑碭嗟畝?。


  「不?。?!不要??!不要用那個……」藝珍露出惶恐的神情苦苦哀求著。


  可是哀求并沒有得到回應,警衛已用雙手用力地涂抹在那被抓紅的雙乳上,并倒了一些在菊花門跟抽插著的淫穴上。


  藥力似乎十分強烈,在短短的幾秒鐘內,藝珍身體就開始起了變化,眼神迷離,纖腰逐漸擺弄起來,并從喉間發出雪雪呻吟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啊啊……」「哼哼……你這小賤貨露出淫亂的本性了吧!給我好好的舔!」警衛放開雙手,轉而攻向兩顆晃動的乳房,藝珍淫蕩的舔弄著那人的肉棒,在那昏暗的房間里充滿了淫靡的氣氛。螢幕前的我興奮大過於吃驚,沒想到冷冷的藝珍,竟然在春藥的催情下,有著如此強烈的反應,底下的雞巴早已忍受不住而挺立,雙手脫下褲頭,自己套弄著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我要……要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藝珍忘情地叫著。


  「喔喔……喔……我也要射了,喔……」學長加快速度撞擊著藝珍的陰穴。
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」藝珍驚恐的叫道,可是似乎晚了一步,學長抖了幾下后緩緩的將軟下的肉棒抽出,可他并不停止動作,而是繼續在藝珍的大腿上磨增著。


  「喔喔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」說著那人將精液射到了藝珍的嘴里。


  這時我看看時間軸,靠!才三分鐘,這兩人也太嫩了吧,AV男優動輒都有十幾分鐘的表現,相比之下實在是太差了點。


  「不要給我吐出來!吞下去!」


  警衛命令著,而藝珍似乎已經無法違抗,乖乖的將精液給吞了下去。


  藥力似乎并沒有因為高潮而退去,藝珍馬上又開始扭起腰,并抓起學長的肉棒開始舔弄起來。


  「呵呵……你還真是淫蕩??!剛高潮完馬上又開始要了嗎?」警衛說完掏起陽具準備要梅開二度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好爽!再來!我要……干死我這賤貨吧??!」藝珍已經失魂的叫著。


  接下來的影片里,藝珍就像條發情的母狗,接受著各種的凌虐恥辱而樂在其中,直到最后兩人累得躺在地上喘息,失去意識的藝珍仍然無自主的手淫著。


  藥效的強烈著實令我大吃一驚,但更令我興奮的是,外表看似高傲冷艷的藝珍,在春藥的催情下,竟是如此的淫靡,忍不住對著螢幕了好幾次手槍,直到螢幕沾滿了精液,兩手發軟,老二還會兀自勃起,久久無法消退。


  好不容易把這部光碟看完,心中的喜悅大於對藝珍的憐憫。手上掌握的證據有道德一點,可以揭發給警方,但是這樣一來也就毀了藝珍,雖說彼此沒什么交情,但看到她這樣,實在也是於心不忍,再者看到藝珍在片中淫蕩的行徑,讓我想跟她干炮的欲望又更大了,好好的利用這片光碟,肯定可以達到我心中所愿。


 ?。?br />

  隔天,我依然將紙袋交給學長,當然里頭的光碟已經先備份了起來,學長他問起有沒有看過里頭的內容,我當然是否認到底,還裝不知的問說里頭是不是論文的重要東西!


  今天下午上課時,藝珍異如往常的坐到教室最后方角落,神情十分古怪。偶而還用手指摀住嘴巴,雙腿夾緊不斷地上下磨蹭,似乎在強忍著什么。


  這樣一回想起來,其實她已經好一陣子都這樣了,這幾個禮拜以來,她在班上并沒有像以往那么的活躍,每到下課往往就不見蹤影,和一年級下課會與班上同學和睦聊天的情景相較起來,的確詭異許多。


  不過想起光碟里的內容,我胯下的雞巴已經是蠢蠢欲動,依我的推測,今天晚上應該還有一場絕妙好戲。


  到了傍晚,我故意留在實驗室中,不開任何燈光,以避過晚上夜尋的警衛。


  大約到了12點,一個人躲在實驗室開始覺的有點悶了,我不禁懷疑起我的判斷。


  又過了半小時,依然沒有動靜,「今天真是猜錯了,白白等了一個晚上,不僅沒有戲可看,還沒有好地方可睡,面對著生冷冷的機器?!剮鬧姓咀盼沂嗆慰嗬叢帳?,外頭傳來聲響。我趕緊將預先準備派上場的機器拿在手中,打開門縫向外瞧去。


  「母狗!你這只淫蕩的小母狗!給我好好的爬,爬到房間里去!」這是學長的聲音!看來我是壓對寶了,只是不知警衛休息室在哪。


  我從門縫瞧出去,只見藝珍被一條黑色皮帶拴住脖子,四肢跪在地上爬著,小小的嫩穴里插著一根歐美尺寸的超粗按摩棒,屁眼里也塞了一顆跳蛋。


  她似乎已經屈服於這樣的凌辱,而且已經有點開始樂在其中,眼神中透露出無限春意,按摩棒的震動,使淫液從大腿汩汩流到地上,沿路滴了下來,只見那原本白皙的玉膝,因為跪著爬而紅腫淤青。


  我沒有馬上跟過去,而是躲在門后,等到他們轉下樓后我才跟過去,最后來到一樓的警員休息室,門并沒有全關起來,想是他們認為整棟大樓除了他們外,再也沒有人了吧!


  我預備好的DV開起,在將門推開幾許,從縫里瞧去,警衛果然在里頭,只見他已經全身赤裸裸的坐在床邊,那粗黑丑陋的雞巴硬挺的立在他的雙腿間。


  藝珍頸上的皮繩已經解開,但是黑色項圈仍掛在脖子上,淫穴上的按摩棒已丟棄在旁,警衛的腳趾正撥弄著淫穴,藝珍的小嘴在粗黑的肉棒瘋狂的吸吮著,小手也抓著學長的肉棒上下套弄,另一只手抓著自己的右奶忘情地搓揉著。


  「怎樣,我調教的如何?」那警衛問道。


  「調教的真好,看來她已經習慣這樣淫亂的生活了,今天中午我將跳蛋放進這母狗的淫穴中,她戴了一個下午,我想現在她一定是飢渴難耐,忍不住要吃精了?!埂改?,這是我去買的男用春藥,只要你在做愛的過程中不喝水,它絕對不會軟下來,比威而剛還猛,老子今天有這藥可就要爽到底,前幾天實在是太不盡興了!」警衛從桌上取過兩顆膠囊,一顆遞給了學長。


  「哇??!那今天可要爽的夠……」


  「嗯,不過先不要吃,我要先折磨這母狗?!顧低臧巖照湟喚盤叩乖詰?。


  「給我……主人給我……給我你的……我那……好癢啊……」藝珍?語說著邊轉到警衛身旁,要舔上他的肉棒卻被推在一旁。


  「你是哪在癢啊,我的腳不是在這嗎,你要我給你什么???」警衛刻意的要藝珍說出那粗俗淫蕩的字語。


  「我要主人的……肉……肉棒……我下面的……妹妹癢啊……嗯……好癢,主人快給我吧!」藝珍雙腿緊夾著磨蹭,一邊握著警衛的肉棒套弄。


  「給你這條母狗可以啊,如果你能在五分鐘之內將它吸出來,我便馬上幫你止癢……」話沒說完,藝珍便撲到學長面前,一把抓起陰莖深深的含了進去。


  「喔……好深……爽……好想要頂到……喉嚨了……喔喔喔……」學長忍不住叫了出來,藝珍則是右手揉著學長的蛋袋,一手撫摸著學長的身體,警衛則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看著這場春宮戲。


  過沒多久只見學長抱住藝珍的頭,腰部抽插的擺動。


  「喔喔喔……爽?。?!我要射了……」


  說著學長抖了幾下,將精液全射進藝珍的嘴中?!縛?!會不會太快了一點?


  這么快就射了喔!」我心中這樣OS著。


  藝珍并沒有吐出,而是含在嘴里,然后馬上爬到警衛面前,張嘴展示在口中的精液。


  「主人……他射了,快給我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」說著,也沒有將口中的精液吐出,而是「咕嚕」一聲全數吞進去,然后迫不及待的用淫穴在警衛的雞巴上磨蹭著。


  「好吧!就給你這小母狗!」說完便將粗黑的肉棒插入。


  「啊……好粗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再……再深點……啊啊」藝珍不等全部插入,腰用力往前挺,瘋狂的扭著細腰,頭發飛亂的在空中甩著,嫚妙的身軀狂野的在男人身軀上扭動著。


  「我也來玩吧!」


  學長看到這樣淫亂的景像,忍不住加入戰局,將藝珍屁眼中的跳蛋抽出,陰莖抹了點口水便插了進去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痛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
  再沒有充份的準備下,屁眼突然闖入灼熱的異物,因為受不了刺激大聲的叫起來,同時身體也劇震了幾下,達到了高潮。


  「這么快就高潮??!這只是剛開始呢!」


  警衛說著捏上了藝珍豐滿的乳房,毫不憐惜的搓著,學長則是瘋狂的頂著藝珍的屁股,發出「啪搭啪搭」的聲響,受到這樣一次次的沖擊她已經無法說出完整的字句,只是不斷地淫叫著。


  「啊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又要……啊……丟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說著再次攀上第二次高潮。


  「干,這女的真緊,這騷穴用歐美尺寸的性具放了那么久,還能那么緊!」警衛一邊干一邊品頭論足的說著。


  「我們配合好,這樣這小浪女刺激會更大?!?br />

  「嗯!」


  學長跟警衛開始放慢抽插速度,慢慢調整到同一動作,進出十分規律,藝珍的神志因為連續的高潮顯得有點恍惚,只能任由兩人擺佈。抽插過了一陣子后,警衛開口說:


  「欸!怎么反應跟死魚一樣了,刺激不夠了是吧?」說著,用腳挑起在地上的跳蛋,對著陰蒂刺激著。
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會瘋掉……啊啊……這樣就會瘋掉啊……」聽到藝珍這樣說,警衛好像露出滿意的笑容,跳蛋的強度開到最大,并貼近自己的肉棒,似乎想要將他一起塞進藝珍那被粗黑肉棒操的淫水橫流的騷穴。


  「那這樣如何?」


  「痛……痛……啊啊……拿出來啊……那里會壞掉的……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會裂的……要……要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藝珍因為受到強大的刺激從恍惚中醒過來,但隨即被強大的痛楚淹沒。


  「干!操死你淫蕩的賤貨!爽死我了,夾的好緊……」說著兩人沒有停下抽插動作,可憐藝珍那小小的淫穴如何能承受肉棒和跳蛋的進入,漸漸的被撕裂,如被破處般流出血來,而后面屁眼還被學長狠狠的抽插著。


  「求……求求你們停下來啊啊……痛……要死了……」藝珍痛苦的哀求著,嬌弱的身軀承受著如此的痛楚,眼角已經流出痛苦的眼淚。


  可這兩人根本不理藝珍的哀求,仍然強力地插著那已流血的陰道,最后藝珍受不了痛楚,暈了過去。


  兩人并沒有停下動作,只是逕自的爽著。


  「喔喔喔……我要射了!」


  「好!讓我們一起射在她的淫穴里吧!」春藥大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射在……里……面……」


  藝珍已經無力回應,她說出來的聲音已是十分微弱,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,但仍努力開口哀求著。


  「哈哈!你這母狗,之前都射在里面了,還會差這一次嗎?真不知你在想什么……」說著,兩人將精液射在那留著鮮血的陰戶和屁眼中。


  藝珍受到精液的沖擊,身體震了一下,看來又達到一次高潮了吧!這次她全身虛脫的倒在地上,許久沒有動靜。


  「她不會掛了吧?」學長緊張的問。


  「不會,這是藥效過后的副作用,她會昏睡一會,沒事的?!咕浪底?。


  眼見時機成熟,我拿著DV推開門,在兩人面前晃著。


  「哈,大學研究生及警衛迷奸輪暴女學生,這標題肯定會造成轟動!還附贈光碟一片,肯定值回票價!我想,這要是弄到法院上,應該可判個幾年的刑期和不少的精神賠償吧」「學弟??!你……你怎么會在這,你在說些什么,我聽不懂!」學長看到事情曝光,慌張的屈服跪求著,沒想到一個研究生,竟然會這么在意。


  「我不知道你是誰,但是既然被你抓到,我也任栽了,我相信你是一開始就在旁邊觀看了,在我這樣調教下呈現出來的淫亂景像,你應該也看到了,我可以讓你也參一腳,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,更何況你一個學生,斗不過我的?!咕讕谷揮圃盞目醋盼?,絲毫不感到緊張,還語帶威脅的告訴我她在外面可還是有靠山,叫我不要多管閑事「哼哼!有這些影帶,玩她,要幾次都無所謂了,我何必和你們玩3P,要請兄弟,我隨便一叫都能有十幾個小弟出頭,會怕你嗎?」我冷笑著回應,不過我到也沒虎爛他,我國高中時混了一陣子,當時那只要跟外校沖突都是我出面解決的,在北部雖然勢力沒像在家鄉那么大,但要叫個十幾個人到還沒問題。


  或許是我的冷漠讓警衛不知道要如何是好,那裝出來的鎮定,逐漸軟化。


  「算了!你有什么要求說吧!」警衛帶著無力的語氣說著。


  「簡單!交出所有影片!不要再騷擾她,不然你們就準備出現在社會版新聞吧!」我提出我的要求,我可不想我在玩一個女人的時候,她同時還跟其他人干在一起。


  「哦!你別忘了,我要是公佈出去,她可是會身敗名裂喔,就連你那塊,盡管只是警局里流傳,總有一天也是會流入市面上,到時對誰都沒好處,你還要這么做嗎?」「好問題!的確,如果這片資料交出去,難保不會成為地下光碟流出,那時她是會背負著AV女主角陰影的走下去,不過請放心,我會做適當處里,變音,馬賽克。我會讓傷害降到最低的?!拐獾比皇腔⒗盟?,我根本就不會這樣做,反正被拍的又不是我,管他去死啊。


  「那……如果我想硬搶呢?」


  警衛說完雙手伸過來,右手抓我的眼睛,左手要搶我身上的DV和相機,我身體一矮躲過了眼部攻擊,正拳擊向他的胸口,「啪」的一聲,他倒退了幾步,跌坐在床邊。


  「你打不過我的啦,還是放棄吧!」我悠閑的說著。


  「算你狠,好吧!我認了,就照你說的作吧!」警衛終於認栽了。


  「我暫時不會做任何動作,你們自己應該知道該怎么做?!刮醫奧湎?,他們只有無奈又不甘愿的答應了,警衛從他抽屜里取出所有相關的物件,我又仔細的搜索了幾遍,才放心離開。


  過了幾天,我聽到學長自請休學以及撤換警衛的消息,我想他們應該是不會回來了。


  藝珍自那天后擺脫了調教的生活,裝扮便不像從前般野艷,變得樸素許多,至少,對於以往連寒流來都不會穿牛仔長褲的她,在穿著上改了很多,平常也又恢復班上那和善活潑的藝珍,只是這樣一來,旁邊的蒼蠅自然是又聚集圍繞在她身邊。


  那……我有沒有拿光碟來威脅她呢?


  答案是……沒有。


  這就不禁開始怨恨我那色大膽小的個性,明明想操她想的要死,卻怎么也不敢用這種威脅的卑鄙手段,結果就只能看著她拍下來的光碟,用手自慰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