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江苏快3精准人工计划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性愛技巧  »  給火辣時尚女老師開苞
給火辣時尚女老師開苞
我萬萬沒有想到,有一天我的美女總裁白穎,居然會主動和我親吻,而且還是那種法式舌吻。
 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,還得回到七月十五號那天。
  七月十五,在民間稱作鬼節,據說這一天,地獄的鬼門會打開。地獄的鬼魂會從地獄來到人間…
  鬼節在農村是很重視的,不過在城市里,卻很少有人過這個節日的。很多公司甚至在這樣的節日都沒有假放,這其中,就包括我們‘水肌膚’公司。
  那天,我們正在上班,突然公司的員工qq群里,加入了一個陌生人。
  這個陌生人的名稱,叫做‘吃人的魔鬼’,他一加入就發了一個紅包。
  我們剛開始的時候,都以為這個突然加入的陌生人是公司新招的新人,也沒有多想,有紅包嘛,當然是直接搶了。
  大家搶了紅包以后,群里變得活躍起來了。
  “歡迎新人…”
  “哈哈,這個新人真懂事,一來就發紅包?!?br />  “話說回來,新人的名字看著很瘆人啊?!?br />  “……”
  群里很活躍,大家紛紛調戲新人。足足過去了五六分鐘,那新人‘吃人的魔鬼’發了一個全體消息。
  吃人的魔鬼發消息說道:“大家有沒有興趣來玩一個刺激游戲?玩的話,我還會繼續發紅包?!?br />  有很多人也是閑得無聊,再加上紅包的誘惑,都紛紛發消息說來玩。
  這時候,‘吃人的魔鬼’繼續發消息說道:“這個游戲的規則,和‘皇帝的游戲’類似,我發布一個任務,你們去做,如果做到了,有獎勵。如果失敗了,則懲罰?!?br />  那皇帝的游戲,我小時倒是玩過。就是一群人中,指定一個人當皇帝,其他的都是大臣和平民?;實鄯⒉既撾?,命令大臣和民品去做。如果大臣和平民做到了,則有獎勵,否則會有懲罰。
  沒想到啊,這吃人的魔鬼居然讓我們玩這種游戲。
  不過這會兒,我們正是休息的時間,大家有些無聊,還是選擇玩這個游戲。
  “好吧,群里一半以上的人都選擇玩這個游戲,那游戲開始?!?br />  “第一個任務,張小玲去親吻韓雪,持續時間:一分鐘。任務期限:半個小時。現在開始計時…”
  這個任務一發布,頓時間,我們大家都開始起哄。
  要知道,我們‘水肌膚’公司是一家做化妝品的公司,里面的員工百分之八十都是女性,而且還是那種漂亮的女性。
  這個張小玲和韓雪,也都是大美女,特別是那個韓雪,長得和她同名的明星很相似,身材特別棒。
  這吃人的魔鬼第一個任務,居然是讓兩個大美女當眾親吻,那畫面想想都覺得火爆刺激啊。
  “親一個,親一個…”
  我們這些看戲的,都瞎起哄,大聲的嚷嚷。
  “親就親,有啥大不了的?!?br />  張小玲性格大大咧咧,毫不在意,直接走到韓雪的面前,摟著她就親了上去。
  韓雪的性格和她不一樣,比較靦腆。當著眾人的面,被張小玲給親吻了,臉色瞬間就紅了。這要是男人這樣親她,她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。
  但張小玲是個女人,而且還是她的閨蜜,她也只是掙扎了幾下,就任憑她親吻。
  不過那張小玲還是真個女魔頭啊,在這個時候,居然伸出了舌頭,滑入了韓雪的嘴巴里。
  甚至,張小玲還下意識的瞇起了眼睛,口水從二人相連處流了下來。
  這一幕,看得我目瞪口呆,心說現在的女人,真大膽,當著這么多同事呢,居然就敢親吻。
  也就在這個時候,群里那‘吃人的魔鬼’再次發出了一個消息,“張小玲完成任務,給予一千塊錢的紅包獎勵?!?br />  這個消息剛發完,吃人的魔鬼在群里發出了一個專屬紅包給張小玲,張小玲點開以后,里面果然有一千塊錢。
  大家見此,議論紛紛。
  “那吃人的魔鬼還真發了紅包獎勵啊,而且還是一千塊錢呢,相當于我大半月的工資了?!?br />  “張小玲運氣可真好呢,一下子就賺了一千塊?!?br />  “這個吃人的魔鬼真是個土豪啊,隨便一下子就發出了一千塊大洋?!?br />  這個時候,甚至還有人@吃人的魔鬼,讓他繼續發布任務。
  顯然張小玲的那個一千塊紅包獎勵,讓其他好多人都眼紅了。
  大家對這個‘皇帝的游戲’更期待了,同時,祈禱著自己成為下一個接受任務的人。
  此時,吃人的魔鬼先在群里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,接著,發消息說道:“本來我每天只發布一個任務,可既然大家現在興致這么高漲,主動要求我再發任務,那我今天就破例發第二個任務?!?br />  “第二個任務:李文隨意強女干在場的一個女人。任務期限,二十四小時?!?br />  這個任務一發出來,我們大家都噓了一口氣。
  這可是強女干啊,那可是要坐牢的,就算有一千塊的紅包,甚至一萬塊的紅包誘惑,李文也不敢去做這個任務啊。
  李文這個時候甚至還罵了一聲,說這個吃人的魔鬼到底是誰,怎么這樣整他呢。他還在群里發了一個消息,說他根本不會去做這個任務。
  接著,吃人的魔鬼又發了一個消息。
  “李文,如果你完不成這個任務的話,那就要接受懲罰?!?br />  李文回應道:“什么狗屁懲罰,我才不怕呢?!?br />  就這樣,吃人的魔鬼也沒有再發話了。
  本以為這個鬧劇一般的游戲就這樣結束了,可沒想到,它卻成了我們噩夢的開始。
  第二天我正在上班,突然間,公司的qq里發出了一個全體消息,這個全體消息,正是昨天新加入的那個新人‘吃人的魔鬼’發的。
  “二十四小時已經到了,李文沒有完成第二個任務,給予心臟驟停的懲罰?!?br />  這個消息一發出來,李文瞬間就火了,然后直接拍桌子站了起來,對著坐滿了人的辦公室大喊道:“這個吃人的魔鬼是誰,給我滾出來,草泥馬,居然和我開這樣的玩笑,有意思嗎?”
  李文這一舉動,頓時間讓我們把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  可就在這個時候,驚悚的一幕發生了。
  大聲說話的李文,突然在這個時候,說不出話來。接著,他好像哮喘發作了一樣,趴在了桌子上,之后,大口大口的喘氣。
  而他的臉色,也從剛才的紅潤,瞬間變得慘白慘白,最駭人的還是他的兩只眼睛,居然越瞪越大,像死魚眼一樣。
  “李文,李文,你怎么了?”這個時候,他旁邊的同事大喊道。
  可惜,李文回答不了他,片刻之后,就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了。
  后面,我們打了120,同時還報了警。大概半個小時候以后,120來了,那些醫生來了以后,對李文探查了一番,直接就搖了搖頭,說人已經死了。
  之后,警察也來了,對李文的死展開了調查。我們把昨天紅包游戲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警察,警察懷疑兇手可能是我們公司里的人,還說會詳細調查。
  警察走后,我們公司的人頓時就炸開了鍋,大家議論紛紛。
  “李文居然真的死了,真的和那吃人的魔鬼說的一樣心臟驟停?!?br />  “好可怕啊,那兇手是怎么做到的?!?br />  “對啊,李文可是沒有心臟病,怎么突然間就心臟驟停了。太古怪了…”
 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,qq群里那個吃人的魔鬼居然又發出了一個全體消息。
  他說道:“接下來,發布今天的任務,閻川給王莎莎拍一張私處照,然后上傳到群里。任務期限,1個小時,如果任務失敗,給予閻川和王莎莎二人死亡懲罰!”
  這個消息一發出來,我臉都白了,因為,我就是那個閻川…
  002 ta是誰
  吃人的魔鬼居然發布任務,讓我去給王莎莎拍私處照,而且,還要上傳到群里。
  如果完不成這個任務,要給予我和王莎莎二人死亡懲罰。
  王莎莎是誰啊,她可是宣傳部的副部長,我的直屬上司。
  除此之外,她還是一個大美女,雖然已經嫁為人婦,但比起那些少女網紅,一點也不差。反而因為人妻的身份,更顯現出她的成熟。
  如果用一種水果來形容她,可以用剝了皮的荔枝來形容,一眼看去,肥美多汁,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  不過王莎莎這個剝了皮的荔枝,可不是誰都敢咬的,她性格火辣著呢。
  作為我的直屬上司,她平日里可沒少整我。而且她這人因為是個大美女,姿態很高,總是瞧不起我這種屌絲,經常肆意的嘲笑我。說像我這樣的窮屌絲,一輩子都找不到女朋友。
  就剛才還發生了一件讓我惱火的事!
  她讓我去幫她送文件,她自己搞錯了,說錯了對方的名字。卻把事情怪罪在我的頭上,當著不少人的面罵我。
  可因為她是我的直屬上司,管著我的工作,哪怕火氣再大,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面。
  然而現在,那個吃人的魔鬼卻在群里發布任務,讓我去給她拍下體照,而且,還要把照片上傳到公司的群里,讓全體公司的人看到。
 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?
  王莎莎那個賤人一定不會答應的!
  可要是我們完成不了任務,吃人的魔鬼給予我們的懲罰將是死亡懲罰。我雖然不知道那吃人的魔鬼到底是誰,可單憑他能隨意間殺死李文,讓他心臟驟停,就表示那吃人的魔鬼不簡單。
  這讓我隱隱的有些擔心。
  我總覺得,如果我和王莎莎不按照它說的去做,那么我們也會像李文一樣被它殺死。
  因為死亡游戲的事情,我們公司人心惶惶,連公司的總裁白穎都出來說話了。
  她對著公司的全體員工說道:“兇手肯定就是我們公司的人,現在警察已經在開始調查了,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水落石出。現在大家不要慌,繼續工作?!?br />  可已經死人了,我們怎么可能不慌。
  我們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思工作,都在想那死亡游戲的事情。
  這個時候,有人在群里問那吃人的魔鬼,問它到底是誰,為什么要玩這樣游戲,為什么要殺人。
  可是那吃人的魔鬼一直沒有回應,它自從發布任務以后,頭像就已經暗了,似乎已經下線了。
  此時,旁邊的張小玲突然說道:“你們說那兇手,真的是我們公司的人嗎?可我覺得不像,那個吃人的魔鬼只說了一句話,他說給予李文心臟驟停的死亡懲罰,然后李文真的就那樣死去了。如果是我們公司的人,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  “張小玲,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如果不是我們公司的人,那你認為是誰?”另外一個人出聲問道。
  張小玲此時,突然看了一眼天花板,然后雙眼恐懼道:“我覺得兇手可能不是人?!?br />  “什么?不是人,那是什么?”
  張小玲說道:“鬼?!?br />  她說完這個‘鬼’字,辦公室中仿佛吹來了一股陰風,讓我們的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。
  接著,張小玲繼續說道:“據我說知,我們這棟大廈很邪門,以前建造這棟大廈的時候,就有工人從地里挖出過一群蛇窩。那群蛇窩之中,還有一條十幾米長,水桶那么粗的大白蛇?!?br />  “而除了挖出蛇窩的事情,這棟大廈以前還死過人,而且還不止一個。幾乎每年都會死一個人,要么是跳樓死的,要么是加班猝死的,去年十五樓還有一個女孩,被人在電梯里強女干致死?!?br />  張小玲越說,我們這些人便越恐懼。說到后面,連她自己都忍不住打顫,說不下去了。
  我們所有人都沉默了,恐懼瞬間彌散開來。
  而就在此時,突然間總裁白穎的手機響了起來,接著,她接通了電話。
  電話是警察局那邊打來的,警察告訴白穎,案子已經調查清楚了,死者李文是心臟病突發而死,并沒有殺人兇手。
  白穎還想再說些什么,然而警察那邊的電話已經匆忙的掛斷了。
  警察的態度讓人覺得奇怪,感覺他們也太草率了吧,一個人死了,而且還發生了死亡游戲這樣的事情,就這樣草草的結了案子。
  “怎么辦,警察都不管了嗎?”王莎莎此時有些慌了,因為下一個任務就是她和我的任務。
  如果警察不管了,沒有把那吃人的魔鬼抓到,那她怎么辦?
  到底要不要按照吃人的魔鬼說的那樣,去完成任務?
  如果不完成的話,吃人的魔鬼真的會殺了她嗎?
  王莎莎想到這,面色慘白無比。
  其他人也回答不了她。如果那個任務是普通的任務,比方說讓我摸摸王莎莎的手,那么大家一定會勸她去完成任務,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。
  可現在,吃人的魔鬼發布的任務,是讓我去拍她的下體照,而且,還要把照片上傳到群里。
  這要是真去做了,那王莎莎還有臉嘛?那她以后,還能在公司里混嗎?
  而且,她還是有老公的人,她老公要是知道這事,那還不和她離婚啊。
  可她要是不去完成那任務,就要做好死的準備。
  至于我,此刻心里也很害怕,說實話,我是想去完成那任務的。
  那吃人的魔鬼,只說了一句話話,讓那李文死,原本活生生的李文,就那樣死在了我們的面前。那種情形,真的是太可怕了。我不想我的下場和李文的一樣!
  可是我想完成那個任務并沒有用,王莎莎不同意,我不可能強迫她。要是強迫她,那可是犯法的,要坐牢的。
  就這樣,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,接著到了下班的時間。
  下班以后,同事們陸陸續續回家了,此時,突然我的手機亮了一下。
  接著,我收到了一個消息,那個消息,居然是王莎莎發給我的。
  “閻川,你下班之后,先不要走,我有話要和你說?!?br />  看到這個消息,我先是一愣,之后心頭一顫,暗自想到:“那王莎莎是什么意思?她讓我下班以后不要走,莫非,是讓我留下來和她一起完成那個任務?”
  想到這里,我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幾分…
  003 拍照
  下班以后,同事們陸續離開。我的話,繼續留在辦公室里。
  等人都離開了以后,就剩下我和王莎莎了。
  王莎莎此時,朝我走來。
  王莎莎有一米六八的身高,身材苗條,臉龐長得網紅一樣,身上的皮膚白皙如雪。
  她和紅樓夢里的王熙鳳一樣,長了一雙丹鳳眼,那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,無時無刻不在述說著她的的嫵媚。
  我還聽說,長了這種眼睛的人,欲望也很強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  今天的她,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裙,短裙只遮掩住她的翹臀。而在她的兩條白皙大腿之上,還套了一件網狀的絲襪,看起來非常的性感。
  如今,我朝她靠近,對她問道:“王部長,你留我下來,是要我給你拍照嗎?”
  王莎莎一聽這話,頓時就惱火了,然后和平常一樣,對我怒罵道:“死屌絲,死廢物,你連給我擦屁股的資格都沒有,還想要替我拍那種照片,你簡直在做夢!”
  罵完之后,她又逼近我,距離我只有十幾厘米,然后開口對我逼問道:“死廢物,說,那個吃人的魔鬼是不是你?是你發布的這個任務,用來報復我,占我的便宜?”
  她此刻距離我太近了,這么一說話,嘴巴里呼出的熱氣,直接吹到了我下巴處。
  這個賤人,平常嘲笑我就算了,現在居然還嘲笑我,還以為那吃人的魔鬼是我,簡直不可理喻。
  我哼了一聲,回應道:“吃人的魔鬼并不是我。你要是不讓我拍照,隨你的便。大不了我們兩個人都完成不了任務,就算要死,也是我們兩個一起死。我反正是屌絲一個,死就死?!?br />  說完這話,我就要轉身離開。
  既然這王莎莎留我下來,并不是讓我拍照,那我還留在這里干嗎?
  可就在我決然離去的時候,那王莎莎卻又追趕了上來,然后擋在了我的面前,接著,蠻橫道:“死廢物…你不許走!”
  “哼…我說了,我不是吃人的魔鬼?!蔽彝屏艘話淹跎?,然后側過身,走到了門口。
  然而此時,旁邊的王莎莎居然在這一刻抓住了我的手,然后又說道:“你不許走?!?br />  我停了下來,此刻就算是泥菩薩也火了,我憤怒的問道:“王部長,你到底要怎么樣?”
  王莎莎臉上一陣青一陣紅,接著低聲問我:“你真的不是吃人的魔鬼?”
  “不是?!?br />  “那我們該怎么辦?”王莎莎語氣也變了,“你覺得那吃人的魔鬼是誰?如果我們沒有完成任務,我們明天會不會像李文一樣,被他殺死?”
  我冷冷的說道:“我覺得小玲姐說的很有道理,那吃人的魔鬼,可能真的不是人?!?br />  “不是人?難道真的是鬼?”王莎莎說到最后的鬼字,她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,“可是這個世上,怎么會有鬼的存在?!?br />  “這我怎么知道,就算不是鬼,ta也是一個恐怖的存在。如果我們不完成他的任務,李文的下場,估計就是我們的下場?!蔽宜檔?。
  “死廢物,你可別嚇我啊,我可不想死?!蓖跎納舳殲煅柿?,看來,就算她平常再強勢,可是在死亡的威脅面前,她也和普通的弱女子一樣。
  而就在此時,那王莎莎突然拉著我的手,接著,咬牙道:“死廢物,我想了下,你…你還是幫我拍吧,我害怕,不敢不完成那任務?!?br />  聽到這話,我愣了一下,我沒想到,王莎莎居然真的打算讓我拍那種照片。
  要知道,吃人的魔鬼可是讓我拍她的下面啊,而且,還要把照片上傳到公司的群里。
  這樣一來,全公司的人明天都可以看到她的那里,這女人,她還要臉嗎?
  而且,她還是結了婚的人,如果這事讓她老公知道,她老公估計也會和她離婚,難道,她也不介意了?
  可我轉念想了一下,在死亡面前,臉面算得了什么?離婚又算得了什么?
  “好吧?!蔽業懔說閫?,反正我也沒有多大的損失,我只是負責拍照的人,她既然同意,那自然是最好了。
  “在哪里拍?在辦公室里嗎?”我對著王莎莎問道。
  王莎莎臉色紅彤彤的,看了一眼辦公室,然后走到了一張辦公桌旁。
  這張辦公桌,正是她的,平常她就是坐在那桌子旁,然后訓罵我??墑竅衷?,她的翹臀卻靠在了那辦公桌上。
  之后,她的屁股往后面挪了挪,接著她的臀部,便坐在了辦公桌上。
  她咬了咬牙,看了我一眼,叫我靠近她。
  看到這噴火的一幕,我心臟砰砰亂跳,臉色也稍微一紅,趕緊走到了她的正前方。
  此時,王莎莎的手,朝她的裙擺伸了過去…
  接著,她掀開了她的裙子…
  看到這一幕,我的鼻子里面,流出了一股鼻血。
  而就在此時,王莎莎的手,繞過了裙子,朝那黑色的小布料探去…
  就在她要將那黑色的小布料拿掉的時候,突然間,她手倏的一下,重新退了出去。接著,趕緊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,然后把裙擺弄好。
  我一愣,對她問道:“怎么了?難道你不想拍了?”
  王莎莎的臉,此刻像草莓一樣,又紅又嫩,好像可以掐出水來一樣。
  她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是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?!?br />  “什么事?”我問道。
  王莎莎說道:“這辦公室里裝了監控,我們不要在這里拍,我們去別的地方拍?!?br />  她這么一說,我就想起來了,我們公司的員工,以前經常丟東西,所以在公司的辦公室里,裝了監控。
  “那我們去哪里拍?”我又問道。
  王莎莎看了一眼辦公室外的走廊,那走廊的盡頭,有一個衛生間。
  王莎莎說道:“走,我們去廁所里拍?!?br />  “好?!?br />  接著我們去了女廁所,還好現在下班了,公司里根本沒人了。要不然的話,我一個男人進女廁所肯定會被罵變態的。
  我們進入了廁所的隔間,王莎莎把隔間的門關了起來,然后,王莎莎把她的手機拿給了我,對我說道:“你拿我的手機拍?!?br />  “嗯?!?br />  接著,王莎莎站在那里,這一次,她迅速間把自己的裙子撩起。然后唰的一下,就把那小布料給退了下來。
  “你快拍啊?!蓖跎嘰俚?。
  可大家也知道,廁所的隔間太小了,我站的地方又距離王莎莎太近了,手機根本拍不到她那里啊。
  “王部長,我拍不到?!?br />  “你真是個蠢貨,廢物,你不會蹲下來拍嗎?!蓖跎侄暈遺畹?。
  沒錯,蹲下來的話,的確可以拍到。
  我按照王莎莎的話,蹲了下來,然后把手機調到照相機的功能,開始對她那里拍照了。
  可就在這個時候,卻聽到那王莎莎催促道:“死廢物,你快一點拍,我就當被狗咬了一口?!?br />  我日,聽到這話,頓時我就火了。
  這王莎莎什么意思?
  這照是她讓我拍的,是她自己害怕‘吃人的魔鬼’會懲罰她,讓她去死,所以讓我拍的。
  可她現在,卻和以前一樣惱羞成怒,又把怒火遷怒了在了我的頭上,而且這一次,比以前更過分,居然罵我為狗!
  拍照,我拍你麻痹啊,老子不拍了。
  我直接站了起來,然后把手機遞給了她,怒道:“王莎莎,我不拍了!”
  “什么,你這個廢物,我褲子都脫了,你居然不拍。你怎么不去死!”王莎莎大怒,直接朝我撲來,拳頭也同時朝我砸過來。
  我握住她的拳頭,憤怒的推了她一把,憤憤的說道:“怎么,你還想強迫我給你拍照?靠,老子就不拍,看你能拿我怎么樣?!?br />  說著,我就要推門出去。
  王莎莎見此,才真的急了,她急道:“閻川,難道你不怕死?你要是不給我拍,你也會被那吃人的魔鬼殺死的?!?br />  “大不了一起死,反正我是爛命一條?!?br />  “不,不要。你是爛命,可我不是啊,我的命珍貴著呢,我才不要死…閻川,你不要走,繼續給我拍。大不了我以后不罵你了?!蓖跎辜鋇?。
  想起以前王莎莎對我的嘲諷,想起她以前當著同事的面,無數次罵我廢物,罵我窩囊廢,再想起剛才她罵我為狗,怒火瞬間充斥了我的胸膛。
  那一刻,我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,將王莎莎壓在了墻壁之上。
  我的身體緊貼著她,嘴巴靠近她的臉龐,雙眼通紅,如同一只野獸一樣,低吼道:“求我,求我我就給你拍!”
  004 再次死人
  “你這個死變態,我才不要求你呢?!蓖跎譜盼?,又朝我怒罵道。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走了,明天我們一起死吧?!蔽曳⒑蕕乃檔?。
  拉了拉廁所的隔間,我就要走出廁所,然而此時,背后的王莎莎再一次拉住了我。
  然后,她咬了咬牙,小聲道:“閻川,我…我求你了,我求你給我拍。這樣你滿意了吧?”
  沒想到啊,一向高傲,一向看不起我,罵我廢物、屌絲甚至罵我為狗的王莎莎,我的直屬上司,居然有一天,會在廁所的隔間里,求我給她拍下面。
  看來,在死亡的威脅面前,什么臉面,什么羞恥啊,都可以不要。
  之后,我給王莎莎拍了照,旋即,把照片上傳到了群里。
  剛上傳照片,公司群里便沸騰了起來,一大群人發消息。
  “握草,閻川還真給王莎莎拍‘特寫’了?王莎莎居然同意了?!?br />  “王莎莎下面的嘴,和她上面的一樣性感?!?br />  “閻川這小子,艷福不淺啊?!?br />  “……”
  群里議論紛紛,而就在此時,突然那吃人的魔鬼發消息了。
  “閻川和王莎莎完成任務,給予紅包獎勵?!?br />  消息發完,它便給和我王莎莎每人發了一個紅包。
  我點開屬于我的那個紅包,里面居然有兩千塊。
  此時,王莎莎發了一個憤怒的表情,問那吃人的魔鬼,“你到底是誰?為什么要我們玩這種游戲?你是怎么樣殺掉李文的?”
  吃人的魔鬼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,卻并沒有回答王莎莎。而是發了另外一個消息,“接下來,發布明天的任務,明天上午十點之前,江斌要和王芳芳發生關系,否則江斌和王芳芳要接受死亡懲罰?!?br />  這個消息一發出,群里又沸騰了起來。
  大家紛紛說不要玩這個該死的游戲了。
  可沒想到,吃人的魔鬼發消息說道:“魔鬼的游戲一旦開始,就不能停止了?!?br />  有人建議,把那個吃人的魔鬼踢出群里,這樣游戲就結束了。
  可群主驚駭的發現,根本踢不了它,系統提示說沒有權限。
  此時,江斌在群里問王芳芳,“芳姐,我們該怎么辦?”
  王芳芳是我們公司的財務總監,性格強勢,而且老公還是警察局的領導。她怎么可能同意和江斌發生性關系。
  她在群里發了一個消息,說道:“江斌,我是不可能和你發生關系的?!?br />  江斌發了一個苦笑的表情,又說道:“可要是我們不完成魔鬼的任務,我們會給予死亡懲罰的?!?br />  “哼,明天我讓老公派幾個警察來貼身?;の頤?,我看那吃人的魔鬼怎么殺我們?!蓖醴擠妓檔?。
  就這樣,時間一晃,就到了次日。
  次日一早,我們早早的就來到了公司。
  江斌和王芳芳二人,來得比我們更早,此刻他們二人,正端坐在辦公室的中央。
  而在他們的周圍,站立著四個全副武裝的警察,這四個警察,都是王芳芳的老公叫來的。
  甚至,連王芳芳的老公,那個警察局的大隊長,也陪在王芳芳的身邊。
  “老婆,有我在,不要怕,要是那吃人的魔鬼敢出現,我直接斃了他?!貝蠖映ぬ磐醴擠?,安慰她說道。
  “嗯,老公,我才不怕呢?!?br />  就這樣,時間仿若細沙,從手心撈起,從指間流逝。
  一晃,就到了十點鐘。
  十點鐘一到,吃人的魔鬼便在群里發了一個全體消息,“時間到了,江斌和王芳芳二人沒有完成任務,給予死亡懲罰?!?br />  這個消息發出以后,我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緊緊的盯著王芳芳和江斌。
  王芳芳還好一點,有她老公在,再加上強勢的性格,所以并沒有表現出多么害怕的模樣。江斌就不一樣了,此刻已經害怕的開始顫抖了。
  可足足過去了三分鐘,王芳芳和江斌都還好好的,并沒有得到什么死亡懲罰。
  “哈哈…我都說了嗎,吃人的魔鬼不敢把我怎么樣。哼,就是嚇唬人罷了?!蓖醴擠嫉靡獾乃檔?。
  吃完這話,她還作死一般,在群里發消息@吃人的魔鬼。
  “吃人的魔鬼,你不是說要給予我死亡懲罰嗎?來啊,來殺死我啊?”
  “我就坐在這里不動,等你來殺我?!?br />  “呵呵…你也就敢說說而已,根本不敢出來。你膽子這么小,我看啊,你不該叫吃人的魔鬼,應該叫吃屎的魔鬼才對…”
  王芳芳發著消息挑釁著吃人的魔鬼。
  然而就在此時…
  轟!
  一聲巨響,從王芳芳的頭頂之上,電風扇突然間脫離了天花板,朝她砸去。
  王芳芳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。
  “啊…”
 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,徹底嚇壞了我們。
  有人大聲尖叫,有人嗚嗚哭泣,甚至還有人,因為這極度血腥的一幕,顫抖的嘔吐。
  還有一個膽子比較小的女孩,居然直接嚇尿了!
  連一旁的那幾個警察,還有王芳芳的老公也怔住了。
  可接下來,更加驚悚的一幕發生了。
  只見那江斌的臉上,鼻子上,耳朵里,眼睛都開始冒血,鮮血不斷的流淌而下。
  “啊…江斌,你…你在七竅流血?!?br />  江斌嚇得臉色蒼白,不斷的用手擦血。
  他擦啊擦,擦的滿手滿臉都是。沒有多久,江斌就成了一個血人。而幾分鐘后,江斌便七竅流血而死。
  “啊…江斌也死了?!?br />  “吃人的魔鬼,你到底是誰啊?”
  “不,不要,我不想再玩這個該死的游戲了,我要退群,我要辭職?!?br />  “……”
  這一刻,辦公室里仿佛瘋狂了一般,大家亂哄哄的大喊著。
  王芳芳的老公不愧是警察局的大隊長,即便發生了如此驚悚的變故,可依然在這一刻,站了出來。
  他忍著悲傷,大喝道:“好了,不要再吵了!我一定會調查清楚,我一定要查出那個吃人的魔鬼是誰,然后抓住他,槍斃了他,為芳芳報仇!”
  之后,那王芳芳的老公對我們公司的人展開了調查,他帶著警察,對我們一個一個的開始詢問。
  整個一上午,我們都在接受著調查。
  可結果很顯然,那大隊長并沒有查到什么。
  此時,我們所有人的心里,都升起了一個念頭。
  “難道,那吃人的魔鬼真的不是人,而是鬼?”
  想到這里,感覺那辦公室吹拂來一陣陰風,讓我們越加恐懼。
  現在,我們把一切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這些警察身上,我們期待著他們能查出那吃人的魔鬼,結束這可怕的魔鬼游戲。
  可是,希望越大,絕望也越大。
  我們怎么也沒有想到,那王芳芳的老公,居然在開始調查兇手的下午,就發生了車禍。
  他和他帶來的那幾個警察,在回警局的路上,迎面撞擊上了一輛大卡車,車內的人,全部斃命。
  后來,我們總裁白穎,又打電話給警察局的局長,叫他派人來調查。
  可警察局那邊給出的回復,居然支支吾吾的。后面更是直接說,這件案子他們管不了…
  我們怎么也沒想到啊,連警察都徹底放棄我們了!
  “嗚嗚~~怎么辦啊,這樣下去,我們會被那吃人的魔鬼玩死的?!幣桓齙ㄐ〉吶濾檔?,他直接哭了出來。
  “是啊,這一次是王芳芳和江斌,下一次,保不準是哪個人?!?br />  “我不想玩這個游戲了,我不想死啊?!?br />  “我上有七十歲的老母,下有幾歲的小孩,我不能死?!?br />  我們所有人都人心惶惶,都害怕那吃人的魔鬼的恐怖力量。
  而便在此時,突然間群里又有一個全體消息。
  這個全體消息,正是那吃人的魔鬼發的。
  “今天再發布一個任務,羅永和江美麗玩石頭剪刀布,輸了的人接受懲罰。任務期限:15分鐘?!?br />  005 石頭剪刀布
  這個消息一出,全場又轟動了起來。
  有人發消息,對著吃人的魔鬼問道:“吃人的魔鬼,你不是每天只發一個任務嗎?今天的任務已經發完了,你為什么又發了一個?”
  吃人的魔鬼先是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,接著發消息說道:“因為王芳芳不聽話,讓群外的人介入我們的游戲之中,所以今天多發一個任務?!?br />  發完了這個消息以后,它的頭像又暗了下去。
  “怎么辦啊,總裁,這一次,那吃人的魔鬼要我和羅永玩游戲,我不想玩,我不想死,也不想羅永死啊?!?br />  此時,那被吃人的魔鬼指定玩剪刀石頭布游戲的江美麗,哽咽的對總裁白穎說道。
  這個江美麗和羅永二人是公司的一對情侶,江美麗自己不想死,也不想讓他的男朋友羅永死。
  總裁白穎也沒有辦法,絕美的臉龐之上,秀眉緊緊的皺在一起。
  之后,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“美麗,我現在也沒有好的辦法,要不先這樣吧,你和羅永兩個人一起出石頭,這樣就一直平局,不分勝負,看看能不能逃過這個任務?!?br />  “啊…這樣能行嗎?要是我們一直平局,不分勝負的話,那吃人的魔鬼會不會把我們兩個人都處死呢?”江美麗擔心的說道。
  江美麗說的還真有可能,而且可能性還很大。
  可如今,連我們的總裁白穎都沒有辦法,她和羅永又能怎么辦。
  而時間,也在迅速的流逝著。
  之前,那吃人的魔鬼布置任務的時候,可是說了,任務期限是15分鐘,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10分鐘左右了,如果江美麗和羅永還不開始石頭剪刀布的話,那么就要超時了。
  超時的話,就代表沒有完成任務,兩個人都要死。
  這個時候,江美麗已經好慌了,她苦著臉,對著旁邊的男朋友羅永說道:“親愛的,就剩下5分鐘了,要不我們就按照白穎總裁說的那樣,兩個人都出石頭,一直平局好不好?”
  羅永點了點頭,“好的,親愛的?!?br />  “嗯,我們開始吧?!?br />  接著,江美麗和羅永二人,面對面站著。
  之后,他們開始出拳。
  終于,他們出拳了…
  然而出拳之后,他們兩個人出拳的結果,卻讓我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  我們怎么也沒有想到,他們兩個出拳的結果,居然都不是拳頭。
  江美麗出的是布,而羅永出的是卻剪刀!!
  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他們兩個人都沒有出拳頭?!?br />  “對啊,不是說好的一起出拳頭,一起平局嗎?”
  “為什么江美麗出的是布,而羅永卻出了剪刀?!?br />  大家議論紛紛,可我卻一下子就想明白了。
  江美麗之所以出布,那是因為她想贏,她不想死。所以,明明說好了出拳頭,但是她卻出了布。
  至于羅永,卻想著主動輸掉,所以明明說好了一起出拳頭,卻出了剪刀。
  然而事實的結果,卻和二人的想法截然相反。
  原本想贏的了人,原本害怕死亡,不惜讓愛人去死的江美麗卻輸了。
  而原本不想贏的人,原本愿意把生還機會讓給愛人的羅永,卻反而贏了。
  這樣的結果,真是太戲劇了。
  此時,江美麗和羅永二人的臉色都變了。
  江美麗臉色煞白,喃喃的說道:“怎么會這樣,怎么會這樣,不是說好的一起出拳頭的嗎?你為什么要剪刀啊,為什么,為什么!!”
  羅永的臉色也慘白無比,隨后,臉上露出了苦笑。
  他也喃喃道:“我本來想出剪刀,讓你贏的??贍恪贍閎闖雋瞬??!?br />  江美麗哭了,“我好后悔,我好后悔啊,為什么我要出布,我輸了,我輸了,我要死了,我要被那吃人的魔鬼懲罰而死?!?br />  說著說著,她已經徹底的崩潰了。
  旁邊的羅永還想說什么,甚至,還想要上前抱住江美麗,想要安慰她。
  然而江美麗卻一把推開了他,接著,江美麗如同瘋了一般,沖到了旁邊的辦公桌上。
  那辦公桌上,放了一把水果刀,江美麗拿起那把水果刀,瘋了一樣插進了自己肚子里。
  插了一下還不算,接著又從重新拔了出來,接著繼續插。足足插了四下,她才停了下來。
  而此時,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玉風文學]回復數字17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江美麗已經快要死了。
  這一幕,發生的太突然了,我們怎么也沒想到,江美麗會突然發瘋了一樣拿水果刀捅自己,根本來不及阻止她。
  而羅永也怔住了,他就那樣呆呆的看著江美麗,死在了地上。
  “啊…”羅永悲傷的嘶吼了一聲,看得出來,哪怕江美麗背叛了他,哪怕江美麗為了活,選擇讓他去死,他依然因為江美麗的死而痛苦無比。
  他瘋了一樣,在群里發消息,“吃人的魔鬼,有種你就出來啊,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,是你害死了我的美麗。我要報仇!”
  “啊…”
  羅永一邊嘶吼著,一邊發消息在群里罵吃人的魔鬼。
  然而吃人的魔鬼,根本沒有理會他。
  吃人的魔鬼和以前一樣,先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。
  接著,他發消息說道:“石頭剪刀布的游戲結束,輸的人是江美麗,懲罰她當著眾人的面,唱一首兒歌‘石頭剪刀布’?!?br />  這個消息一發,頓時間,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  我們怎么也沒有想到,這一次那吃人的魔鬼的懲罰,居然不是死亡懲罰。
  “怎么會這樣,輸的人居然只是唱一首兒歌?”有人說道。
  吃人的魔鬼在群里發消息說道:“我發任務的時候,沒有說是死亡懲罰呀,是江美麗自己自殺的,這可不怪我?!?br />  沒錯,之前那吃人的魔鬼發布任務的時候,的確沒有說懲罰是死亡懲罰。
  是江美麗自己覺得,懲?;崾撬勞齔頭?。
  江美麗自己背叛了愛人,卻落得一個輸了的下場,又以為接下來會被吃人的魔鬼給予死亡懲罰,心里崩潰了,所以直接自殺了。
  唉,我們都嘆了一口氣。
  這個游戲,真的是考驗人性啊。
  這江美麗為了活,居然連愛人都背叛,不惜讓愛人去死。
  難道,在死亡面前,愛情也那樣一文不值?
  “好了,今天的游戲結束了,請大家期待明天的新游戲吧。為了讓大家放松一下,最后我請大家聽一首歌。它的歌名,叫做‘石頭剪刀布’!”此時,吃人的魔鬼又發了一個消息。這個消息一發出,吃人的魔鬼便下線了??傻攘撕靡換岫?,手機之中,都沒有聽到歌聲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玉風文學]回復數字17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我們還有些疑惑,那吃人的魔鬼不是說,要請我們聽歌嗎?歌呢?然而就在此時,無比驚悚的一幕發生了。只見剛才自己捅了四刀,自殺身亡的江美麗,居然在這一刻,從地上爬了起來。然后,她咧開了嘴巴,怪笑了一聲,走到了辦公室的中央。之后,唱起了歌。
  “石頭剪刀布…”
  “石頭剪刀布…”
  “石頭剪刀布…”
  歌詞只有一句,唱出來的音調,也是童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