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江苏快3精准人工计划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性愛技巧  »  芭蕾舞團楊老師
芭蕾舞團楊老師
我叫白小茹,是一個結婚剛一年多的年輕人妻,從小身邊好多親戚朋友都夸我漂亮,究竟有多漂亮呢?比電影明星都漂亮!她們都這樣說。


  可是我自己并不覺得自己有多漂亮,可能是因為從小到大環境的因素,從上學到參加工作,身邊異性朋友都很少,更從來都沒有異性朋友對我說:你很漂亮。
  直到老公的出現,當他大膽的緊緊摟住我,深情的盯著我的眼睛,對我說:「小茹,你真漂亮?!?br />

  我就淪陷在這個男人的目光中了,老公英俊帥氣、事業有成,雖然有點淫妻的小癖好,但是一點也沒有影響到我們之間的感情,相反我們的感情更加的和諧甜蜜了,在我心里,我們大概就會這樣和和美美、恩恩愛愛的走過一輩子。
  可是,現在,我的心里五味雜陳,害怕、懊惱,又有一點點驚喜,因為我發現自己可能又陷入愛情的甜蜜旋渦里了,但不是跟自己的老公,而是另外一個男人。


  他是市舞蹈團的芭蕾舞演員,姓楊,我所在的藝術學校辦文藝匯演,請他來跟我搭檔跳舞。


  我在學校專業不是學芭蕾的,跳得也不是很好,可是校長趕鴨子上架非得要我跳,還找了楊老師來跟我一起跳,并且讓他教我。


  一開始我對他的印象并不太好,雖然他外形高大,文質彬彬,但是從他看我的眼神里,我能感覺到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,讓我對他敬而遠之。


  但是在一起練了幾天舞后,我發現他很懂我,當他知道我的夢想曾是成為一名正式的芭蕾舞演員,可惜考學校的時候沒有考上芭蕾舞系后,就非常支持我的舞蹈夢,一直不停地鼓勵我,不斷地夸我進步很大,應該想辦法進市舞蹈團做一名正式的舞蹈演員,使我有種被激賞的感覺,莫名的有些感動。


  慢慢的,從他的口中,我也了解到他的一些情況,出生農村,學校畢業后進入進入市舞蹈團,孤身奮斗,現在很受器重,是舞蹈團的大拿,使我對他更是欽佩有加。


  他也跟我講到了他的愛人,是他們舞蹈團的一位女演員,夫妻之間感情不是太好,他跟我講了他們夫妻之間的事,妻子跟他們團領導不清不楚,他們夫妻分居好長時間了,看著他講這些時候難過的表情,我覺得很心疼,安慰他:「想開一點,不是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嗎?」。


  「小茹,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朋友嗎?」


  他可憐的問我。


  「當然了,我們現在不就是朋友了嗎?」


  我認真地回答他。


  他高興地直夸我又漂亮又溫柔,誰娶了我真是積了幾輩子的福氣。


  漸漸的,我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,嗨,看來用第一眼的印象來看人還是不可取的呀!沒想到他的人還挺不錯的,我有時候也自己偷偷反思。


  當我們第一天晚上加班排練時,他從身后忽然拿出了一大束鮮艷的玫瑰。
  「??!」


  我有些驚呆了:「這……」


  「小茹老師,送給你……」


  他彬彬有禮的將玫瑰遞向了我。


  這是老公以外的第一個送花給我的男人,我有些慌亂,手足無措的接過了玫瑰,看見卡片上寫著,致親愛的寶貝:你是我的天使,帶我學會了飛翔,飛過人間的無常,才懂得愛才是寶藏。


  「不,我不能要……」


  我一邊拒絕的將玫瑰遞還給他,一邊心里卻不由得想起了老公,老公,你都多長時間沒有送花給我了?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緊緊的攥在手心,盯著我的眼睛說:「小茹,我……」


  「不,不,不要說……」


  突然間,我一下子明白過來他要說什么,急忙打斷了他的話,從他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,將玫瑰塞在了他的手里:「不要這樣,我有老公的……」


  他垂頭喪氣,十分的失落。


  「我們……我們還可以做朋友的?!?br />

  我不忍心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,忍不住對他說,卻沒有看到他目光中閃過的那一絲狡黠。


  「謝謝你,小茹……」


  他抬起頭來,滿臉感動的對我說,突然上前一步,將我緊緊摟在了懷里。
  「哎呀,討厭……你干什么……」


  這人怎么得寸進尺,我佯裝有點生氣。


  結果他很快放開了我,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:「對不起,有點激動了?!?br />  「哼!看你態度還比較誠懇,放過你這一次……」


  我傲嬌的對他說,心里還有些小得意。


  哎,結果老公來接我的時候,看見了那束紅玫瑰,辛虧我反應機敏,糊弄了過去。


  那晚以后,每天總有花店送來的一束玫瑰擺放在我的桌上,曉蕓她們幾個總是用羨慕的口吻說:「小茹,你老公對你真好!」,「羨慕死我了,要是我也有這樣一個老公那該多好!」


  只有我心里明白,花不是老公送的。


  漸漸的,在練舞的時候他的手腳就開始不規矩起來了,時不時故意用手碰碰我的乳房、臀部,在我嗔怪的目光下,他嘴里討好的說著:「小茹,你好美?!?br />  、「小茹,你真漂亮?!?、「小茹,你跳得真好?!?br />

  好像討主人歡心的小狗一樣,可憐巴巴看著我的樣子,讓我又不忍心責怪他。
  不知不覺間,我逐漸開始享受著這個過程,開始只是有點可憐他,慢慢的越陷越深,我開始覺得和他在一起特別開心,跟他在一起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我也開始享受著這種被人夸被人捧著的感覺,心里又為自己充滿了魅力感到有點竊竊暗喜,說實話,老公和我戀愛的時候都沒有這樣小心翼翼討我喜歡的樣子。
  那天晚上,跳完舞之后,他突然一把摟住了我,吻住了我的嘴。
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

  太突然了,我有些楞神,直到他親了我一陣后,我才慌亂的推著他:「楊老師,你這是干什么……」


  「寶貝,我喜歡你……」


  楊老師附在我耳邊說:「你太漂亮了,太可愛了,我愛你,小茹!」


  說完又吻住了我。


  「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
 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涌上心頭,我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嘴,任由他的舌頭在我的嘴里探索:「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人家有老公……」


  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,是老公,老公來接我了,我一把推開了他,沖進了更衣間。


  一直坐到車里,我都還能感覺到自己的臉紅得發燙,還好老公沒有注意到,看著專心致志駕駛的老公,我心里有著一種輕微的罪惡感,有點害怕,可竟然又有點興奮。


  第二天晚上。


  跳完一段舞后,楊老師突然一把將我抱住,深情地望著我:「寶貝,我真的愛死你了,不跟你說我會死的,我只愛你這個人……」
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你有老婆的……」


  有點害怕,又有點期待,我無力地掙扎著。


  「我老婆跟我分居了,馬上就要離婚了……」


  「不要,我很愛我老公的?!?br />

  我的反抗越來越弱,老公,我該怎么辦?楊老師輕輕地把嘴唇溫柔的貼了過來,我的心中小鹿亂撞。


  「記住,愛情不是讓我們變成別人的附屬品,而是讓我們變的更好,愛情不是讓我們變的卑微,而是讓我們變的更自信?!?br />

  他貼在我耳邊輕聲的說到。


  「可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
  很快,我迷失在了他的攻擊之下,伸出了舌頭,任由他在我嘴里索取,讓他像吮吸蜜糖的一樣把我的舌頭含在嘴里細細品味。


  「你這對寶貝真大……真軟……唔……」


  他一邊吻我,一邊把手放在我高聳的酥胸上撫摸、揉捏,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軟綿綿的,溫度越來越高。
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」


  他的手伸向了我的雙腿之間,隔著柔軟的絲襪不停地按壓、摩挲,我覺得小穴里已經流出水來了。


  良久,他終于放開了我的嘴,附在我耳邊說:「寶貝,你真好,不過呢,你的陰毛該刮一刮了?!?br />

  「去你的,說什么呢,壞蛋!」


  我佯怒著責罵他,臉上一片通紅。


  「我是說真的,跳芭蕾舞的女演員下面都得刮毛呢?!?br />

  他笑著對我:「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,要不要我幫你刮啊?!?br />

  「才不用……再這樣說我可真生氣了!」


  我羞澀的打了他一下,心想,晚上回家要不要讓老公幫我刮毛呢?這一晚,雖然他后來再沒有什么出格的舉動,但是我一看見他微笑的看著我,就不知道怎么了,心「砰砰」


  亂跳,動作總是頻頻出錯。


  老公來接我了,坐在老公車上,看著帥氣的老公,我開始后悔自己剛才的行為,老公對我又溫柔又體貼,除了有一點淫妻的小愛好,真的是完美的老公,我不能對不起自己老公,真的,明天,明天,一定要跟楊老師講清楚,不能再這樣繼續曖昧下去了。


  早上,跟老公聊天的時候,我卻忍不住興奮的小心情,一不小心又提到了楊老師,結果老公有點疑惑的問我:「老婆,你不會是有點喜歡上他了吧?」
  「老公……你……你說什么呢?」


  我看著老公,心里有著一絲慌亂:「沒有……不會……」


  看著老公有點陰沉的臉色,我撒嬌對他說:「老公,你瞎琢磨什么?就是臨時搭檔跳個舞而已啊,跳完我們就不來往了?!?br />

  「……」


  老公沉默著,不置可否。


  「老公,明天要正式演出了,今天下午,我們會最后彩排一次,老公你也來看吧?」


  看老公臉色還是不好,我搖著他的胳膊撒嬌。


  「好,好,我去,我去還不行嘛?」


  老公拗不過我,只好答應。


  嗨,老公心情不好,刮毛的事情還是明天再說吧?!∠攣?,老公開車送我到了學校,我讓老公在外面先看節目,自己回到后臺換衣服、化妝。


  忽然,楊老師開門叫我:「小茹,你出來一下,我有點事跟你說?!?br />

  出了門,「楊老師,你有什么事嗎?」


  我問。


  「嗯……這里不方便說,你跟我來……」


  楊老師說完,就向走廊盡頭走去。


  「嗯?」


  我看了下四周來來來往往的演員,跟了上去。


  走廊盡頭是地下室的樓梯,???楊老師叫我來地下室干什么?不等我想明白,楊老師一把抓住我的手,堅定地拉著我向地下室走去。


  「楊老師,干什么???馬上要表演了?!?br />

  我身不由己的跟著他向地下室深處走去。


  在一間房間里,他停下了腳步,面向著我,拉著我的手,面帶難色地說:「小茹,我想……想………」


  「楊老師,你想什么?……」


  我不明白的問道。


  「我想請你幫我個忙?!?br />

  「什么忙?能幫我一定幫你!」


  我肯定的說。


  「那這可是你說的哦,你一定能幫上忙,幫我弄出來?!?br />

  「???」


  我一下沒明白過來:「什么弄出來?」


  「就是它呀,」


  他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褲襠:「你看,馬上要上臺了,它起來了?!?br />

  「??!不行……不行……」


  我羞的滿臉通紅。


  「小茹,求你了,節目馬上要開了……」


  「不……不行……」


  我不好意思強力拒絕,撅著嘴,滿臉通紅。


  「求求你了,好小茹,好寶貝,好妹妹……」


  「……」


  我臉紅紅的,不說話。


  哎呀,楊老師也真是,突然提出這么個要求,讓人家一個女孩子怎么回答呀!「你看,它這么大,一會怎么上場???」


  說著話,他拉著我的手放在他的褲襠上。


  「啊……」


  我驚嚇的叫了一聲,抽回了自己的手,他的那里怎么那么大。


  「幫我弄出來吧,好不好,」


  他一臉懇求的神色:「再說,芭蕾舞男演員上場之前都要先弄出來,要不跳舞的時候有反應很尷尬的?!?br />

  「那……不行……」


  我有些猶豫了。


  「再說,我們舞蹈團都是女演員給男演員弄出來得,這很正常沒什么?!?br />  誒?他說得好像挺像那么一回事,為了表演,就這么件事,女演員能幫男演員弄出來,我幫他……其實………


  他看見我有些猶豫了,一把拉下自己的褲子,釋放出了自己的肉棒:「你看,它都這么大了!」


  ??!怪不得他說不弄出來就不能上臺呢,只見他的雞巴又長又粗,足有二十公分長,那黑紫色的龜頭足有鴨蛋大。


  「??!……」


  我羞的別過臉去:「你干什么,快穿上……」


  「好妹妹,就弄兩下,弄出來就沒事了?!?br />

  他一邊可憐地哀求著,一邊抓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陽具上。


  好大呀,演出馬上要開始了,那要不,要不就幫他這么一次吧?「那……那……」


  我的手被男人的雙手用力握住了他的陽具,真的好粗,好大啊,我忍不住嬌羞的說:「就這么一次啊……」


  「行,行,快弄吧,我漲的的受不了了?!?br />

  我蹲下身子,用小手緊緊地握著男人的肉棒,輕輕地來回捋動,不時還輕輕的用指甲掐他的龜頭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爽……」


  男人輕呼著。


  捋了幾分鐘,男人還是沒有射精的預兆,「哎呀……手都酸了……」


  我擺了擺手腕。


  「幫我……吸……,寶貝,幫我吸一下吧?!?br />

  盯著眼前青黑色的肉棒看了一會兒,我心里左右為難,我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老公,可是……「上場的時間快到了……」


  男人說道。


  哎!不幫他弄出來,表演就……,那用嘴,就這么一次!「哎……便宜你了……」


  我張開嘴,把男人的龜頭吸進了嘴里,開始吞吐,一種愧對老公的罪惡感,在我心里漸漸生長……「快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
  男人雙手抓著我的頭,快速地搖動屁股,紫黑色的粗大肉棒在我嘴里一進一出地抽插著。


  突然,男人「噢」的叫了一聲,全身顫抖著,已經射在我嘴里。


  「咕嚕……咕嚕……」


  我不停地吞咽著男人射出的精液,哎呀!太多了,都從我的嘴角溢出來了。
  看著他射完精舒爽的表情,想起老公還在外面傻傻的等著我的節目登臺,我的心情不知道怎么變得有些沉重。


  男人緩緩地從我嘴里拔出雞巴,但他還沒有射完,「噗噗」


  的幾股精液噴到我的額頭和臉上,還有少許精液濺到我的秀發上。


  「哎呀,弄得人家滿臉都是,馬上就要上場了?!?br />

  我埋怨著男人,一邊找東西擦臉上的精液。


  「寶貝,別動,讓我好好看看你?!?br />

  男人一邊說著,一邊伸手來摟我。


  「哎呀,干什么嘛?」


  我嬌嗔著,一邊打掉他伸向我下身的魔掌:「別動,弄濕了一會怎么上臺?!?br />  「哎,寶貝,我說讓你把陰毛刮了,怎么還沒刮,明天就要正式上場了?!?br />  「非要刮嗎?」


  哼!還不是因為你,我老公心情不好,昨晚才沒有刮成。


  「當然啦,要不陰毛會漏出來,很難看?!?br />

  他邊說邊指著我的下體說:「不信,你看看?!?br />

  我低頭一看,因為跳芭蕾的原因,里面穿的是一件肉色的丁字小內褲,果然調皮的陰毛已經悄悄地透過白色的褲襪漏了出來。


  「??!討厭,壞蛋,」


  我驚呼一聲,伸出拳頭敲打著男人:「看見了也不早說,害人家……」
  「要不要我幫忙給你刮呀?」


  「去你的……」


  我低下頭有點不好意思。


  男人低下頭在我耳邊輕聲說:「那明天正式表演前,咱們還來這里,你再給我弄出來,好不好?」


  ???壞蛋!就知道一次滿足不了你,可是……要不要答應他呢……我的臉「唰」


  的泛起一片紅暈,終于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。


  彩排表演大獲成功,我換下了演出服裝,從后臺出來的路上。


  「小茹,太棒了!」


  「茹姐,你跳得真好……」


  一路上跟我打招呼的人都不住口的稱贊,我的心里美滋滋的,全靠楊老師教的好。


  「老婆,你跳的真美!」


  老公看見我,迎上來夸贊我。


  「老公,」


  我高興地說:「都是楊老師教的好?!?br />

  看著老公突然陰沉下來的臉色,哎呀,說錯話了!上了車,兩個人都沉默不語。


  老公突然問我:「老婆,剛才我去后臺找你,怎么沒找見你呀?」


  ???老公問這個什么意思?難道他發現什么了?我猶豫了一下說:「可能,我那會兒去上廁所了吧?!?br />

  「老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


  老公扭頭盯著我問。


  「沒有沒有,老公,我怎么會有事瞞著你呢?!?br />

  我心里有些發慌。


  「沒有就好?!?br />

  老公不會真的發現什么了吧?我沉默著。


  老公曾經跟我約定過的,為了我的安全,淫妻一定要在控制之下,要是我被人淫弄的話,一定不能瞞著他,可是……可是,讓別的男人淫弄,只是為了滿足老公自己的變態愛好而已,我自己雖然也小小的配合著他淫妻,但是,我自己并不……再說,楊老師是真的喜歡我的,他在追求我,這又不是淫妻,那不告訴老公,也不算違背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呀,嗯!就是這樣的!


  晚上,想著前一段時間老公忙的昏天黑地,最近一段時間我又每天忙著練舞,回家又晚又疲憊,這都十多天沒跟老公好好地做愛了,老公應該也憋得不行了,看我誘惑他一下!我偷偷摸摸的在浴室里刮干凈了自己的陰毛,然后爬上床:「老公,你摸摸,人家把這里刮得干干凈凈哦?!?br />

  嘻嘻,果然,老公的肉棒立刻豎了起來。


  「老婆,怎么突然想起來刮毛了,」


  老公摸著我光滑的小丘:「是不是跳芭蕾需要刮的呀?」


  老公怎么會問這個?我支支吾吾地說道:「哎呀……不是……不是,就是……想讓老公看看……美不美?!?br />

  「噢……」


  老公淡淡的回應了聲。


  ???老公剛剛還一柱擎天的肉棒怎么突然慢慢變軟了?「老公,它怎么軟了……」


  我握著肉棒疑惑的問老公。


  「哦,老公有點累了,」


  老公抱了抱我:「早點睡吧,明天正式表演,你還要早起呢!」


  「哦,老公晚安?!?br />

  我有點失望,剛剛刮毛弄得自己淫水直流,好希望老公把我按在床上好好地肏一頓呢!「老婆晚安?!?br />

  今天早上,跟老公告了別,心里一直想著楊老師的跟我的約定,既忐忑又不安,害怕他又跟我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,萬一,要是,我怎么辦呢?


【完】